您的位置:



杨向奎先生传略


陈祖武
2009-12-28 18:27:55 阅读
《中国史研究》1990年第3期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杨向奎先生,字拱宸,1910年1月生于河北丰润。丰润为京东大县,一来毗邻京城,二来土地肥沃,在过去的农业社会,可谓得天独厚。所以这里文化水平较高,古往今来,才人辈出。诸如《洛阳伽蓝记》作者杨衒之,《明史纪事本末》作者谷应泰,《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以及当代著名小说家张爱玲等,原籍就都在丰润。
  杨先生祖上世代务农,虽到他祖父辈家境趋于富裕,但力农积习已成,并不希望家中出个什么读书人。因而在他上高小时,为索要每学年的30元学杂费,他母亲不得不借助叔祖的支持,而与祖父争执,往往闹得不欢而散。在这样的情况下,怎能读得下书去呢!高小毕业,杨先生索性辍学出走,后来还是他父亲从天津把他接回,送进了县立中学。入学时,开学已经一两个月了。
  上中学三四年后,杨先生读书渐上轨道。为他指引路径的是两个人和两件事。一次,听教务主任作学术报告,谈起清代今文经师,声称古文经的《左传》为伪书。这番讲话的震动之大,使杨先生迄今未能忘怀。他少年时代通读过《左传》,且能成诵。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读的竟是一部伪书!《左传》何以是伪书?究竟是何人作伪?这个疑团宛若一粒种子,深植于杨先生的脑海之中。此其一。其二,当时的物理教师王硕儒先生,博学多识,育人有方,介绍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据王先生所教,素来人们都说世界是三维,而“相对论”则认为是四维。王先生还说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能懂这门学问。这是1928年说的话,当时懂得“相对论”的人也确实不多。于是什么叫“四维”?多出的一维是什么?形同又一粒困惑不解的种子,也深藏在杨先生的记忆之中。
  1929年,杨先生中学毕业。经北京大学毕业的国文教师鼓动,他考入北大文科。跻身当时中国的最高学府,杨先生顿时为浓郁的学术气氛所包围。顾颉刚先生的《古史辨》、郭沫若先生的《中国古代社会研究》以及外国学者摩尔根的《古代社会》等,深深地吸引着杨先生。就这样他走进了史学系的教室,选择了中国古代史为自己的专业。在北大学习期间,除听本系的授课外,其他各学科的课,杨先生都尽可能地去听。文史哲著名教授的讲课,他几乎听遍,名人来校作学术报告,他亦从不错过机会。文学院章太炎、鲁迅二先生的讲演他听,理学院有关物理、地质学的报告他也听。杨向奎教授的为学根基,就是在北京大学求学时奠定的。研究中国古史离不开经学,而顾先生的《古史辨》与今文经学亦有不解之缘,于是杨先生进而攻读经学,终于在毕业时解开了《左传》真伪之谜。
  北大毕业,杨先生留校从事研究工作,还一度到过日本东京。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他被迫随校南迁。迄于抗战胜利,杨先生历任甘肃学院、西北大学、东北大学等校史学教授,先后讲授过古代史、秦汉史、魏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以及中国通史、中国哲学史等。
  抗日战争胜利后,杨先生应聘北上,执教于青岛山东大学中文系,后兼该系主任。全国解放,先生任山东大学历史系主任,一度兼文学院院长,并主编《文史哲》杂志。杨先生喜欢办刊物,他认为由此可以发现人才、培养人才。当今我国文、史、哲学界的一些知名专家,早年,杨先生都为他们提供过发表论文的园地。在山东工作期间,他积极靠拢中国共产党,要求进步。1950年6月,他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先锋战士。
  1957年初,杨先生来京,任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迄今30余年过去,杨先生求实求真,老而弥笃,一直在为我国历史学的研究而努力。1962年至1963年间,杨先生主持、参加、指导了曲阜孔府档案和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乾隆刑科题本的整理与研究,为明清史提供了若干有用的史料和研究成果。自60年代初起,杨先生还究心当代理论物理学,积10余年的努力,早年的“四维”之谜也解开了。
  杨向奎教授从事教学和学术研究已经55个春秋。半个多世纪以来,他以辛勤的劳作,完成了许多有价值的著作。截至1989年底,业已发表的主要学术专著有:《中国古代社会与古代思想研究》、《清儒学案新编》(一、二卷)、《绎史斋学术文集》、《繙经室学术文集》、《大一统与儒家思想》、《宗周社会与礼乐文明》及《引力与熵》等。
  近期以来,杨先生的研究兴趣,主要集中于如下3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炎帝文化体系的研究。杨先生认为,中国古代文化是炎、黄两系的合流,而长期以来,总是以黄帝为不祧之祖,炎帝一系则是作为旁支、小宗。什么是炎帝一系的文化传统?它在华夏文明的形成中有何贡献?炎、黄两系的异同何在?诸如此类的问题,由于文献不足,从来少有人去过问。杨先生指出,炎帝文化体系值得研究,在历史文献中也并非绝无踪迹可寻。他认为,古代的申、吕即出于炎帝。申、吕都是西周以前就存在的国家,皆曾称王。楚继申而崛起,申氏在楚,无论是政治上,还是文化上,都占主导地位。申本来是神守之国,所以楚国文化多“神”的色彩。老子楚人,他可能是申国的“史老”,所以称为老子。他明白是申(人)创造了上帝,上帝的旨意也由人造(申造),于是他否定了上帝而提出自然创造一切。这是“史老”(申)起来革命,推翻了上帝而创造了“自然”。吕也是王国,齐出自吕。“吕”实为“申”之伴侣,申司天而吕司地,一个是神守,一个是社稷守,本皆神职。后两支发生分化,司地之吕变为社稷守。杨先生据其研究所得判定,现存《尚书》中的《吕刑》、《洪范》二篇,应是炎帝一系的文献。他指出,《吕刑》属于社稷守,传自火正黎,即吕,为治世法典;《洪范》属于神守,传自南正重,即申,为天人法典。在全部《周书》中,周诰为一系统,来自姬周,属于黄帝,而《洪范》、《吕刑》为一系统,来自姜吕,属于炎帝。
  第二个问题是对中国传统哲学中“仁”、“诚”理论的探讨。杨先生指出,中国自古讲天人之学,也就是自然与人类之间的关系。人居自然中,应当理解自然,否则将为自然淘汰。天人之学是中国哲学课题中的重点,也是光辉所在,是我们可以自豪于世的文化财富。我国古代哲学家讲“生”的哲学,他们称之为“仁”,从《易传》经程颢、谢良佐,到戴震的《原善》、《绪言》、《孟子字义疏证》,源远流长,世代相承。在他们看来,没有“生”就没有宇宙,更没有万物与人类。而生的条件是和谐的、充满善与美的自然,这就叫做“仁”。儒家经典《中庸》有“不诚无物”的理论,于是大程、谢上蔡把仁与诚结合起来,提出了不仁则不诚的命题。宇宙的发展有理有则,人类的好恶有节有制,顺乎自然,依于法则,使理与情通。这是一种和谐的精神。情与理的结合,也就是“天理”与“人欲”的调节得当。和谐是为美,“中庸”虽不止于平衡,但无平衡则无和谐。中庸之道,也就是由平衡以达于和谐。平衡是静止的概念,而和谐则活泼而富有生机,春意盎然才是和谐,才是美。杨先生主张发扬这种哲学思想,他说这是新的“天人之学”,并且预言将来的哲学必然回到“天人之学”。
  第三个问题是关于时间、空间与熵的论证。在理论物理学研究中,自从爱因斯坦以“广义相对论”引进引力场,从而取得重大突破以来,引力问题一直困扰着研究者,迄今尚未彻底解决。杨先生将熵引进引力问题的探讨,他指出,熵和引力都是物理学中、也是自然界中最重要的物理实在,熵即引力作用,黑洞即熵洞,通过熵可以了解引力,通过引力可以了解时间、空间。杨先生不同意天体演化中的“大爆炸”理论,认为这是日暮途穷的理论,是“观测天文学”,而非理论物理学。他主张,21世纪的理论物理,应致力保持自然本身的和谐,以及天人之际的和谐,也就是维护一个富有生机的宇宙。他呼吁科学家与哲学家携起手来,向“天人之学”回归,创造一个理想的、和谐的世界。
编辑:qss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试述杨向奎教授的学术贡献 (09/10/2004 17:24)

  •  
    版权所有: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