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乾嘉学术编年》(乾隆元年)


“乾嘉学派研究”课题组
2006-06-08 12:16:16 阅读
摘自《乾嘉学术编年》(河北人民出版社2005年1月版)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乾隆元年丙辰  1736年

正月二十日,清廷严斥御史谢济世著《学庸註疏》,指为“谬妄无稽,甚为学术人心之害”。
据《高宗实録》卷一一乾隆元年正月乙卯条记:
     总理事务王大臣议奏,御史谢济世进自著《学庸註疏》,於经义未窥毫末。
 其称明初尊朱之令,以同乡同姓之故,名为表章圣贤,实则推尊本朝,尤属
 谬妄无稽,甚为学术人心之害。请严饬发还其书。从之。

正月,汪绂著《礼记章句》並《或问》成。
据汪绂《双池文集》卷之五《礼记章句序乾隆元年丙辰》记:
 《小戴》四十九篇,大抵纯驳相杂,葢汉儒传记之属耳。而自汉以来,竝
 列学宫,莫之或易。下及元明,设科取士,皆唯以《戴记》,而《周礼》、《仪
 礼》盖不与焉,傎矣!然《仪礼》先圣之灋,而行礼者贵得圣人之心,无得
 於圣人之心,则节文亦末焉已尔。《戴记》虽不能皆纯,而古人遗意,与夫先
 圣微言,有传之未失其真者,则皆有礼乐精义所存。是以由《曲台》而《大
 戴》,由《大戴》而《小戴》,亦既愈汰愈严。今《大戴》馀篇犹存,而程朱
 自《小戴》表章《学》、《庸》,遂以绍千圣相传之道统,知《小戴》之获列於
 经,非无谓也。況世远言湮,经残礼废,而情深服古之儒,志在践履先王,
 以求陶淑其身心,以昭周孔之训,其因文而得意,因略而得详者,舍是书其
 曷从也哉?……顾先儒之治《小戴》者,郑注既祖谶纬,孔疏一於附会,皇、
 熊漫滥,鲜有可观。是无论《戴记》之驳者,愈远愈离,即其中之所谓纯者,
 亦因之而尽驳。宋儒程、张虽乃时发精义,而未尝统为折衷。朱子既看《仪
 礼》有序,而欲因经附传,斯《记》庶几就理,未克成书,以付黄勉斋。然
 勉斋所手定,又似与朱子旧说稍殊,要於二礼全书,亦未遑详为梳栉也。外
 此,则荆国既多矫诬,蓝田未免束缚,方氏附会为多,石梁批剥过当。馀若
 辅氏、饶氏、应氏、吴氏之徒,各有发明,而刘氏时多粹语,陈氏考据详慎,
 时为特出者欤!独是制科《戴记》取士,於是士虽名为习礼,徒矜羔雁先资,
 遂至武林之《集解》,凡遇丧礼,皆尽行删阙,是宜乎云庄之浩然兴叹也。草
 庐多所纷更,果於自用,虽今人有崇事其说者,於鄙意则未敢惬焉。要以平
 易纯正,则寕取云庄为最。但陈注或杂引他说,不为折衷,或随手摭援,不
 顺文义,而其间择之未精,语之未详者,亦所时见。绂每读之,而有不能释
 然於心者,常欲更为蒐剔,以示来兹。……因即云庄旧注,略复蒐辑绍闻,
 更参鄙见,斟酌去取,别为章句,手录成书。虽所取用不过数家,深慙孤陋,
 然前圣作述之心,及高堂生、萧奋、孟卿、后苍、二戴相传说礼之意,与夫
 学礼者身心之范,或亦其有得焉,以无戾於先儒也乎?若乃因经附传,而合
 斯《记》於《仪礼》,则窃有志也,而姑待焉。亦以《小戴》为今日习礼专经,
 故莫若详於是焉,以斯为《仪礼》之筏也。篇次悉因旧本,毋若应删吴裂。
 至其所以去取之故,是非之辨,有非章句所能悉载者,则又窃附朱子《四书
 或问》之例,别著《或问》一编,以尽其说。世有取此书而阅之者,或亦可
 以为《仪礼》之堦,而资风教之一助;更取《或问》而阅之,其亦可以知绂
 之心矣。
   案:据余龙光《双池先生年谱》卷之二,“乾隆元年丙辰四十五岁”条称:“春正月,《礼记章句》成,十卷;又成《或问》四卷。”故繫此文於此。

二月四日,佥都御史李徽奏请“订《孝经》入《四子书》,进程子颢入大成殿”,为清廷严词斥责。高宗令将批驳语“颁发天下学政”。
据《高宗实録》卷一二乾隆元年二月戊辰条记:
     四子之书,乃朱子所自订,刊於临漳。宋理宗颁行学宫,至元、明以及
 我朝,遵行已久。《大学》、《中庸》,程子从《礼记》摘出,朱子订入《四书》。
 《孝经》单行,篇章无多,何可与《四书》並列?朱子为《孝经刊误》,疑其
 非尽圣人之言,说得都不亲切。吴澄亦曰,今文亦不无可疑。疑其所可疑,
 信其所可信,去其所可去,存其所可存,朱子意也。制科取士,第一场首试
 《四书》文三篇,二场用《孝经》论一篇,与《性理》互出,所以尊崇圣经,
 总期发明经义,文与论何择!李徽欲请订入《四书》,将使天下後世,谓《四
 书》订於朱子,五书订於李徽,殊不自量之甚。朱子熹羽翼经传,阐发义蕴,
 会萃群言,衷於至当。《四书集註章句》,亲切详明,使学者涵泳紬绎,具见
 圣贤立言精意。我圣祖仁皇帝,特进朱子熹入配大成殿,所以为天下万世学
 者树之标准,俾知所趋向,非以朱子熹为贤於周、程诸儒也。如李徽所言,
 程子颢亦宜入大成殿,周子敦颐以下,均可以次详酌。则周子敦颐、二程子
 颐、张子载、邵子雍,皆宜附於十哲之列。孔子及门,如南容、有若、子贱
 诸贤,不亚於程、周诸子,並不亚於十哲,亦未尽入大成殿中。踵事日增,
 将贻後议。揆诸尊崇至圣,以师表万世之至意,亦岂有当?至於性善之说,
 详於《孟子》,皆渊源之论。李徽以人性之善为支派,谓程子颢解“继之者善”,
 亦人性之支派。指此为有功性旨,是不独有悖孟子,亦大非程子之意。敷陈
 舛谬,学术攸关,诚恐无知效尤,或诋毁先贤,或穿凿经义,或託名理学,
 自便其私,大为世道人心之害。请严申饬。得旨:这所奏是。著交该部颁发
 天下学政,咸使遵行。

二月十六日,高宗颁谕,再斥谢济世、李徽。
据《高宗实録》卷一三乾隆元年二月庚辰条记:
     谢济世请用其自註《学》、《庸》,易朱子《章句》,颁行天下。独不自揣
 己与朱子分量,相隔如云泥,而肆口诋毁,狂悖已极。且谓明代以同乡同姓,
 尊崇朱子之书,则直如爨下老婢,陈说古事,虽乡里小儿,亦将闻而失笑也。
 李徽欲以《孝经》与《四书》並列为五,立义支离,属辞鄙浅。於宋、元大
 儒所论《孝经》源流离合,曾未寓目,即欲变乱历代论定,列於学官,数百
 年不易之旧章,亦不自量之甚矣。

二月二十三日,高宗颁谕,专言博学鸿词特科事宜,以九月为到京最後期限。
据《高宗实録》卷一三乾隆元年二月丁亥条记:
     谕:内外臣工所举博学鸿词,闻已有一百餘人,祇因到京未齐,不便即
 行考试,其赴考先至者,未免旅食艰难。著从三月为始,每人月给银四两,
 资其膏火,在户部按名给发,俟考试後停止。若有现任在京食俸者,即不必
 支给。並行文外省,令未到之人,倶於九月以前到京。若该省无续举之人,
 亦即报部知之,免致久待。

此时京城,四方学人云集,“徵歌选胜,极一时之盛”。
据杭世骏《词科餘话》记:
     甲寅冬,余与厉太鸿同被徵,星斋以进士学习闽省,亦列荐牍,濡滞未
 至。时鄞县全绍衣祖望尚留京师,除夕梦余及太鸿两人抵京,欢然道故,有
 诗纪其事。予自乙卯除夕辞家,以丙辰正月晦抵都。时被徵之士麏集京师,
 故人吴江迮云龙,钱塘桑调元、符曾,皆有次韻诗。与予同荐者十一人,(浙
 江总督上蔡程元章举十八人:严遂成、厉鹗、杭世骏、沈炳谦、齐召南、张
 懋建、周长发、汪沆、周琰、周大枢、万光泰、陈士璠、邵昂霄、程川、孙
 诒年、李宗潮、钱载。陈句山则闽抚所举。)星斋亦自闽至,公讌於汪西灏小
 眠斋,徵歌选胜,极一时之盛。
又据袁枚《小仓山房文集》卷十四《胡稚威哀词》记:
     吾与稚威同荐鸿词。初见,谓曰:“美才多,奇才少,子奇才也。年少修
 业而息之,他日为唐之文章者,吾子也。”呼车行,称余於前辈齐次风、商宝
 意、杭堇浦、王次山诸先生,而劝之来交。
又据杭世骏《词科掌録》卷二记:
     是科徵士中,吾石友三人,皆据天下之最。太鸿之诗,稚威之古文,绍
 衣之考证穿穴,求之近代,罕有伦比。绍衣丙辰先成进士,改庶常,例不当
 试,後以散馆出外。稚威以疾,太鸿以违式,皆不得在词馆,岂非命哉!

三月六日,高宗颁谕,宽赦汪景祺、查嗣庭二文字狱案牵连戚属。
据《高宗实録》卷一四乾隆元年三月庚子条记:
     谕总理事务王大臣:朕查阅汪景祺等旧案,景祺狂乱悖逆,罪不容诛。
 但其逆书《西征笔记》,乃出遊秦省时所作,其兄弟族属,南北远隔,皆不知
 情。今事已十载有餘,著将伊兄弟及兄弟之子发遣宁古塔者,开恩赦回。其
 族人牵连革禁者,悉予宽宥。查嗣庭本身已经正法,其子姪等拘繫配所,亦
 将十载,亦著从宽赦回。

三月十三日,清廷下令,颁发《十三经》、《二十一史》於各省府州县学。
据《高宗实録》卷一四乾隆元年三月丁未条记:
     协办大学士三泰奏请,颁发《十三经》、《二十一史》各一部,於各省会
 府学中,令督抚刊印,分给府州县学。部议应令督抚於省会书院,及有尊经
 阁之府州县,就近动项购买颁发。从之。

三月二十四日,高宗批准国子监祭酒杨名时奏,颁发官修诸经说於太学。
据《高宗实録》卷一五乾隆元年三月戊午条记:
     尚书衔兼管国子监祭酒事杨名时,请颁圣祖仁皇帝御製《周易折中》、《性
 理精义》、《朱子全书》,钦定《尚书传说彚纂》、《诗经传说彚纂》、《春秋传说
 彚纂》,各书十六部,储於太学,刊示诸生。得旨:杨名时所请书籍,著将武
 英殿现有者,各种发二十部。餘照所请行。

四月二十七日,高宗颁谕,命广布官修经书,定生员加试经解。
据《高宗实録》卷一七乾隆元年四月辛卯条记:
     谕总理事务王大臣:从来经学盛则人才多,人才多则俗化茂。稽诸史册,
 成效昭然。我皇祖圣祖仁皇帝,道隆羲顼,学贯天人,凡艺圃书仓,靡不博
 览。而尤以经学为首重,御纂《周易折中》、《尚书彚纂》、《诗经彚纂》、《春
 秋彚纂》等编,又有《朱子全书》、《性理精义》,正学昌明,著作大备。我皇
 考世宗宪皇帝,至德同符,孝思不匮,时敕直省布政司,将诸书敬谨刊刻,
 准士子赴司,呈请刷印。盖欲以广圣教,振儒风,甚盛典也。……著直省抚
 藩诸臣,加意招募坊贾人等,听其刷印,通行鬻卖,严禁胥吏阻挠需索之弊。
 但使坊贾皆乐於刷印,斯士子皆易於购买,庶几家传户诵,足以大广厥传。
 朕又思圣祖仁皇帝四经之纂,实综自汉迄明,二千餘年群儒之说,而折其中,
 视前明《大全》之编,仅辑宋、元讲解,未免肤杂者,相去悬殊。各省学臣,
 职在劝课实学,则莫要於宣扬圣教,以立士子之根柢。每科岁案临时,豫饬
 各该学,确访生童中有诵读御纂诸经者,或专一经,或兼他经,著开名册报。
 俟考试文艺之後,该学政就四经中,斟酌旧说有所别異处,摘取数条,另期
 发问。只令依义条答,不必责以文采。有能答不失指者,所试文稍平顺,童
 生即予入泮,生员即予补廪,以示鼓励。务宜实力奉行,以副朕尊经育才之
 意。

五月二十七日,清廷颁发《律曆渊源》於各省。
据《高宗实録》卷一九乾隆元年五月庚申条记:
     颁发圣祖仁皇帝御製《律曆渊源》於直省学宫、书院。

六月一日,高宗颁谕,整饬书院教育。
据《高宗实録》卷二O乾隆元年六月甲子条记:
     训饬直省书院师生谕:书院之制,所以导进人才,广学校所不及。我世
 宗宪皇帝,命设之省会,发帑金以资膏火,恩意至渥也。……若仅攻举业,
 已为儒者末务。况藉为声气之资,游扬之具,内无益於身心,外无补於民物。
 即降而求文章成名,足希古之立言者,亦不多得。宁养士之初旨耶?该部即
 行文各省督抚学政,凡书院之长,必选经明行修,足为多士模范者,以礼聘
 请。负笈生徒,必择乡里秀異,沉潛学问者,肄业其中。其恃才放诞,佻达
 不羁之士,不得滥入书院中。

六月十六日,高宗颁谕,命开馆纂修《三礼义疏》。
据《高宗实録》卷二一乾隆元年六月己卯条记:
     谕总理事务王大臣:昔我皇祖圣祖仁皇帝,阐明经学,嘉惠万世,以《大
 全》诸书,驳杂不纯,特命大臣等,纂集《易》、《书》、《诗》、《春秋》四经
 传说。亲加折衷,存其精粹,去其枝蔓,颁行学校,昭示来兹。而《礼记》
 一书,尚未修纂。又《仪礼》、《周礼》二经,学者以无关科举,多未寓目。
 朕思五经乃政教之原,而《礼经》更切於人伦日用,传所谓经纬万端,规矩
 无所不贯者也。昔朱子请修《三礼》,当时未见施行,数百年间,学者深以为
 憾。应取汉、唐、宋、元註疏诠解,精研详订,发其义蕴,编辑成书,俾与
 《易》、《书》、《诗》、《春秋》四经,並垂永久。其开馆纂修事宜,大学士会
 同该部,定议具奏。

同日,高宗命编选《四书》文,弛坊间刻文之禁。
据《高宗实録》卷二一乾隆元年六月己卯条记:
     自坊选之禁垂诸功令,而大家名作,不得通行。士子无由睹斯文之炳蔚,
 率多因陋就简,剽窃陈言,袭取腐语。间或以此倖获科名,又展转流布,私
 相仿效,驯至先正名家之风味,邈乎难寻,所係非浅鲜也。今朕欲裒集有明
 及本朝诸大家时艺,精选数百篇,彚为一集,颁布天下,以为举业指南。学
 士方苞,工於时文,著司选文之事。务将入选文,逐一批抉其精微奥窔之处,
 俾学者了然心目间,用以拳服摩拟。再会试、乡试墨卷,若必俟礼部刊发,
 势必旷日持久,士子一时不得观览。嗣後应弛坊间刻文之禁,倘果有学问淹
 博,手眼明快者,不拘乡、会墨卷,房行试牍,准其照前选刻。但不得徇情
 滥觞,及狂言横议,致酿恶俗。

六月二十三日,高宗颁谕,命纂修《大清通礼》。
据《高宗实録》卷二一乾隆元年六月丙戌条记:
     谕总理事务王大臣:朕闻三代圣王,缘人情而制礼,依人性而作仪,所
 以总一海内,整齐万民,而防其淫侈,救其雕敝也。……前代儒者,虽有《书
 仪》、《家礼》等书,而仪节繁委,时異制殊,士大夫或可遵循,而难施於黎
 庶。本朝《会典》所载,卷帙繁重,民间亦未易购藏。应萃集历代礼书,並
 本朝《会典》,将冠、婚、丧、祭一切仪制,斟酌损益,彚成一书,务期明白
 简易,俾士民易守。

七月九日,清廷任命《三礼》馆主事官员。
据《高宗实録》卷二二乾隆元年七月辛丑条记:
     命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朱轼,兵部尚书甘汝来,为《三礼》馆总裁。
 礼部尚书杨名时,礼部左侍郎徐元梦,内阁学士方苞、王兰生,为副总裁。

九月二十八日,博学鸿词考试在保和殿举行。
据《高宗实録》卷二七乾隆元年九月己未条记:
     御试博学鸿词一百七十六员於保和殿,命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吏部
 侍郎邵基,阅卷。
又据陈玉绳辑《陈星斋年谱》乾隆元年、三十七岁条记:
     试期近,奉恩旨:天气渐寒,著在保和殿内考试。钦点大学士鄂尔泰、
 张廷玉,吏部侍郎邵基阅卷。试题:《五六天地之中合赋》、《山雞舞镜诗》、《黄
 钟为万事根本论》,经学、史学策问各一。
又据袁枚《随园诗话》卷五记:
     乾隆丙辰,召试博学鸿词,海内荐者二百餘人。至九月,而试保和殿者
 一百八十人。诗题是《山雞舞镜》七排十二韻,限山字。……二百人中,年
 最高者,万九沙先生经,最少者枚。

博学鸿词特科仅録取十五人,儒林中人为之失望。
据李绂《穆堂初稿》卷三十五《送赵意林归浙江序》记:
     雍正十有一年,世宗皇帝特诏开博学鸿词科,令在京三品以上大臣,在
 外总督、巡抚,会同学臣,荐举人品端正、学问优赡之士,以应御试。盖自
 康熙己未召试,距兹岁垂六十年矣。事严典旷,中外相顾,莫敢先发。踰年,
 河东督臣举一人,直隶督臣举二人,他莫有举者,特旨切责诸臣观望。又踰
 年,大学士高安朱公举四人,而封疆大吏所举,犹趦趄不前。今上登极,再
 诏督促。余方蒙恩,以久废起官户部,与仁和赵公同为侍郎。其从弟意林来
 谒,……其学可谓博,而词亦可谓鸿矣。亟欲举意林应诏,意林辞让,谓公
 诚有意,愿举吾兄。……因举谷林以成意林之意,而意林旋亦被荐。明年,
 天下所举士集阙下者百八十餘人,天子临轩亲试之。读卷者犹持严重之意,
 仅以十五卷上,於是二赵子倶报罢。盖中额隘,视己未(康熙十八年己未,
 清廷首举博学鸿儒特科——引者。)四之一耳。己未三取一人,今十不能得一
 也。未几,意林来告归,欲得赠言。余谓博学鸿辞以实不以名,有其实,虽
 不中犹中也。

自雍正十一年四月初八日颁谕,诏举博学鸿词,迄於乾隆元年秋,内外臣工所荐举凡二百六十一人。
据杭世骏《词科掌録》卷首《举目》记:
     明诏既下,首讫凡四年,合内外所举,凡二百六十七人,重荐者六人。
     宗人府左宗正多罗慎郡王举三人:试用浙江曹娥场盐场大使易宗瀛,湖
 南湘乡县人;原任官库笔帖式李锴,正黄旗汉军人;景陵八品茶上人长住,
 正白旗包衣汉军人。
     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朱轼举四人:原任刑部员外、降补
 太常寺典簿潘安礼,江西南城人,雍正丁未进士;直隶赵州宁晋县知县张振
 义,江西龙泉人,雍正癸卯进士;原任翰林院庶吉士、改补知县、又改儒学
 教授未补梁机,江西泰和人,康熙辛丑进士;雍正甲辰进士李紘,江西临川
 人。
     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嵇曾筠举二人:原任翰林院庶吉士
 杜诏,江南无锡人,康熙壬辰进士;原任临江府知府胡期颐,湖广武陵人。
     协办内阁事务、刑部尚书徐本举二人:原任翰林院编修查祥,浙江海宁
 人,康熙戊戌进士;原任左春坊左中允黄之隽,江南华亭人,康熙辛丑进士。
     户部尚书史贻直举二人:原任翰林院修撰、降补行人司司副于振,江南
 金坛人,雍正癸卯进士;雍正甲辰举人周钦,江南宜兴人。
     礼部尚书任兰枝举三人:候补教授徐廷槐,浙江会稽人,雍正庚戌进士;
 雍正乙酉副榜贡生胡天游,浙江山阴人;拔贡生杨度汪,江南无锡人。
     兵部尚书甘汝来举六人:雍正癸卯举人徐文靖,江南当塗人;广东琼州
 府额外教授邓士锦,江西南城人;雍正癸卯举人魏允迪,江西广昌人;雍正
 壬子举人黄世成,江西信丰人;拔贡生余腾蛟,山东武定人;廪生张星景,
 江西奉新人。
     工部尚书涂天相举五人:刑部员外奚源,江南当塗人,雍正丁未进士,
 不考;湖北孝感县知县金虞,浙江钱塘人,康熙庚子举人,丁忧;湖南宝庆
 府教授夏策谦,湖北孝感人,康熙己卯举人,不考;江南淮安府盐城教谕夏
 之蓉,江南高邮人,雍正癸丑进士;康熙丁酉举人李春耀,湖北孝感人。
     都察院左都御史兼理吏部侍郎事务孙嘉淦举六人:徐文靖(原注:重保);
 □□举人刘始兴,江南金坛人;雍正甲辰举人刘斯组,江西新建人;雍正乙
 卯拔贡生刘五教,山西临县人;拔贡生车文,河南太康人;生员方贞观,江
 南桐城人,不考。
     户部左侍郎陈树萱举三人:雍正丙午举人韩曾,江南长洲人;雍正乙卯举
 人杨述曾,江南武进人;贡生陈长镇,湖南武陵人。
     户部左侍郎兼管三库事务李绂举四人:雍正癸卯举人郑长庆,江西贵溪人;
 雍正壬子举人曹秀先,江西新建人,改庶吉士,不考;廪生傅涵,江西临川
 人;贡生赵昱,浙江仁和人。
     经筵讲官、户部右侍郎兼管钱法事务赵殿最举四人:原任翰林院编修万经,
 浙江鄞县人,康熙癸未进士,不考;署河南彰德府管河同知李光型,福建安
 溪人,雍正癸丑进士;浙江嘉兴府教授诸锦,浙江秀水人,雍正甲辰进士;
 雍正壬子举人全祖望,浙江鄞县人,改庶吉士,不考。
     总督仓场军务、户部右侍郎吕耀曾举二人:康熙庚子举人刘世澍,湖南善
 化人;生员方辛元,江南桐城人。
     礼部左侍郎徐元梦举三人:原任内阁中书吴麟,镶黄旗满洲人;岁贡生
 黑噶,正红旗满洲人;壬子举人金鑑,江南江阴人。
     兵部左侍郎、镇国将军、宗室德沛举五人:李锴(原注:重保);雍正庚
 戌进士西成,镶黄旗满洲人;监生杨煜曾,江南武进人,丁忧;监生陈景忠,
 镶红旗汉军人;布衣赵宁静,江西南丰人。
     兵部左侍郎杨汝穀举四人:内阁中书史凤辉,江南宜兴人,雍正己酉举
 人;原任兴化县知县汪芳藻,江南休宁人,驳;雍正己酉举人万松龄,江南
 宜兴人;监生沈廷芳,浙江仁和人。
     兵部右侍郎吴应棻举三人:原任广东东莞县知县于梓,江南金坛人,驳;
 江南泾县教谕华希闵,江南无锡人,康熙庚子举人,不考;雍正乙卯副榜贡
 生姚世铼,浙江归安人。
     署兵部侍郎事王士俊举六人:原任河南河南府知府张汉,云南石屏州人,
 康熙癸巳进士;原任云南姚州知州告病在籍靖道谟,湖北汉阳人,康熙辛丑
 进士,不考;云南云龙州知州徐本僊,湖北蕲水人,康熙庚子举人,先考;
 原任顺天丰润县知县方楘如,浙江淳安人,康熙丙辰进士;原任湖北孝感县
 知县张宏敏,江南丹徒人,康熙甲午举人,驳;廪生黄涛楫,江南江宁人,
 故。
     刑部左侍郎兼管礼部侍郎事王紘举五人:原任河南洧川县知县胡浚,浙
 江山阴人,康熙庚子举人;丁酉举人李清藻,福建安溪人;雍正壬子举人戴
 永植,浙江归安人;廪生陈洪淡,江西高安人;生员盛乐,江西□□人。
     刑部左侍郎兼管礼部侍郎事励宗万举三人:户部学习行走符曾,浙江钱
 塘人,丁忧;监生叶承点,江南奉贤人;□□举人王世枢,江南宝山人。
     刑部右侍郎杨超曾举四人:雍正癸卯副榜贡生曹宾,广东保昌人;廪生
 苏珥,广东顺德人,不考;陈长镇(原注:重保);布衣屈复,陕西蒲城人,
 不考。(忄宾)
     工部左侍郎王钧举三人:□□举人秦懋绅,江南武进人;雍正乙卯举人
 金焜,浙江钱塘人;监生吴溶,江南阳湖人。
     工部右侍郎张廷瑑举一人:内阁中书马朴臣,江南桐城人,壬子举人。
     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伊尔敦举四人:原任翰林院编修叶长扬,江南吴县
 人,康熙戊戌进士,驳;江南上海县知县褚菊书,浙江嘉兴人,□□举人,
 不考;通州学政于栻,江南金坛人,□□举人;康熙庚子举人俞鸿德,浙江
 海盐人。
     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春山举一人:□□冯元溥,江南金坛人。
     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方苞举五人:浙江衢州府教授柯煜,浙江嘉善人,
 康熙辛丑进士,故;江南江都县教谕吴锐,江南当塗人,康熙辛卯举人;贡
 生龚缨,江南江宁人,不考;雍正壬子副榜贡生刘大櫆,江南桐城人;贡生
 佘华瑞,□□□□人,不考。
     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吴家骐举六人:原任翰林院庶吉士宋照,江南长洲
 人,康熙戊戌进士,驳;乙酉举人王霖,浙江山阴人;雍正癸卯举人闻元晟,
 浙江嘉善人,不考;雍正癸卯副榜贡生曹廷枢,浙江嘉善人;监生周汝舟,
 江南吴江人;廪生沈彤,江南吴江人。
     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姚三辰举三人:康熙庚子举人王照,浙江仁和人,
 不考;廪生周京,浙江钱塘人;廪生汪台,浙江仁和人。
     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孙国玺举四人:户部主事尚廷枫,江西新建人;户部
 笔帖式峻德,正白旗满洲人;康熙庚子举人汪援甲,浙江钱塘人;监生王藻,
 江南吴江人。
     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陈世倌举五人:工部主事桑调元,浙江钱塘人,雍正
 癸丑进士;康熙庚子副榜贡生汪祚,江南江都人;监生陆荣秬,江南华亭人;
 廪生卢存心,浙江钱塘人;廪生胡二乐,江南歙县人。
     通政使司通政使赵之垣举六人:直隶卢龙县知县万承苓,江西南昌人,
 雍正癸卯进士,不考;候选知州马曰璐,江南江都人,不考;工部主事凌之
 调,江西新建人,乾隆丙辰进士;布衣陈撰,浙江鄞县人,不考;监生赵信,
 浙江仁和人;杨煜曾(原注:重保)。
     詹事府詹事、觉罗吴拜举二人:国子监学正丁凝,浙江长兴人,康熙癸
 巳举人;拔贡生李光国,江南兴化人。
     日讲官、起居注、詹事府詹事刘统勳举一人:康熙庚子副榜贡生瞿骏,
 江南常熟人,不考。
     詹事府詹事、管少詹事王奕清举六人:内阁中书方观承,江南桐城人,
 不考;原任行人司行人顾陈垿,江南镇洋人,康熙乙酉举人;雍正甲辰举人
 赵永孝,江南常熟人;考授州判朱稻孙,浙江秀水人;贡生沈炳震,浙江归
 安人;生员陆枚,江南吴县人。
     太常寺卿王符举一人:监生叶酉,江南桐城人。(氵符)
     光禄寺卿那尔泰举一人:原任南丰教谕宋士宗,江西星子人,□□举人,
 驳。
     总理北路军需、光禄寺卿刘吴龙举五人:雍正癸丑进士杨廷英,江西新
 建人;□□举人夏之翰,江西新建人;刘斯组(原注:重保);雍正己酉拔贡
 生龚正,江西南昌人;廪生龚元玠,江西南昌人。
     太仆寺卿蒋涟举六人:原任翰林院编修傅王露,浙江会稽人,康熙乙未
 进士,驳;原任黔阳县知县王作人,浙江钱塘人;雍正丙午举人金德瑛,浙
 江仁和人,授修撰,不考;雍正丙午举人王延年,浙江钱塘人;廪生沈冰壶,
 浙江山阴人;武生邵岷,江南元和人,驳。
     顺天府府尹陈守创举五人:康熙丁酉举人金门诏,江南江都人,改庶吉
 士,不考;雍正丙午举人甘禾,江西奉新人;江西新建教谕饶一辛,江西广
 昌人,雍正癸卯举人;贡生刘世基,江西赣县人;廪生裘曰修,江西新建人。
     奉天府府尹宋筠举一人:直隶永平府教授魏枢,奉天承德人,雍正庚戌
 进士,故。
     奉天府府丞管学政事王河举一人:监生祝维诰,浙江秀水人,驳。
     衍圣公举一人:监生张范,江南华亭人。
     太子少保、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直隶总督李卫举六人:原任
 翰林院编修刘自洁,直隶武强人,雍正癸巳进士(原注:续举);原任北运河
 同知程恂,江南休宁人,雍正甲辰进士;雍正癸丑进士阎介年,直隶蔚州人;
 副榜贡生汪士鍠,江南江宁人(原注:续举);雍正己酉拔贡生陆祖锡,浙江
 平湖人;拔贡生边连宝,直隶任邱人。
     太子太保、兵部尚书、江苏巡抚高其倬举十七人:原任翰林院庶吉士、
 改补知县孙见龙,浙江归安人,康熙癸巳进士;雍正甲辰举人孙天寅,江南
 常熟人,故;廪生沈德潛,江南长洲人;廪生朱厚章,江南长洲人,故;监
 生倪承茂,江南吴县人;增生吴龙见,江南武进人;廪生胡鸣玉,江南青浦
 人;雍正壬子举人马荣祖,江南江都人;廪生叶荣梓,江南青浦人;贡生王
 腾蛟,浙江钱塘人;雍正壬子副榜贡生张凤孙,江南华亭人;江南兴化教谕
 姚焜,江南桐城人;□□□□教谕沈虹,江南长洲人;雍正乙卯举人王会汾,
 江南无锡人;生员陈黄中,江南长洲人;□□进士张廷槐,江南江阴人。
     兵部右侍郎、署理江苏巡抚事顾琮举七人:贡生邱迥,江南山阳人;拔
 贡生周振采,江南山阳人,不考;生员许锵,江南上元人;康熙辛丑进士顾
 栋高,江南无锡人;□□举人潘遇莘,江南宝应人;廪生郭束,江南宝应人;
 监生刘师翱,江南宝应人。
     礼部左侍郎、提督江苏学政张廷璐举三人:廪生刘纶,江南武进人;廪
 生刘鸣鹤,江南阳湖人;贡生陆桂馨,江南震泽人。
     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两江总督赵宏恩举二人:优贡生吴张元,
 江南吴江人;监生任瑗,江南山阳人。
     安徽巡抚、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王紘举三人:江南池州府教授陈以刚,江
 南天长人,康熙壬辰进士,先考;廪生程光祚,江南上元人;增生吴檠,江
 南全椒人。
     安徽巡抚、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赵国麟举三人:生员李希稷,
 江南宣城人;生员梅兆颐,江南宣城人;生员江其龙,江南桐城人。
     浙江总督管巡抚事、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程元章举十八人:
 原任山西临县知县严遂成,浙江乌程人,雍正甲辰进士,丁忧;康熙庚子举
 人厉鹗,浙江钱塘人;生员周玉章,浙江仁和人;雍正甲辰举人杭世骏,浙
 江仁和人;贡生沈炳谦,浙江归安人;雍正乙卯副榜贡生齐召南,浙江天台
 人;雍正乙卯举人张懋建,浙江镇海人;浙江乐清县教谕周长发,浙江会稽
 人,雍正甲辰进士,原任翰林院庶吉士;生员汪沆,浙江钱塘人;生员周琰,
 浙江萧山人;生员周大枢,浙江山阴人;生员万光泰,浙江秀水人;生员陈
 士璠,浙江钱塘人;雍正乙卯拔贡生邵昂霄,浙江餘姚人;拔贡生程川,浙
 江钱塘人;生员孙诒年,浙江归安人;雍正甲辰副榜贡生李宗潮,浙江秀水
 人;雍正壬子副榜贡生钱载,浙江秀水人。
     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管浙江总督嵇曾筠举四人:廪生
 金文淳,浙江钱塘人;廪生沈树德,浙江归安人;生员朱荃,浙江桐乡人;
 布衣申甫,浙江西安人。
     又南河总督任内举一人:监生翁照,江南江阴人,不考。
     江西巡抚、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常安举六人:江西抚州府教授邓牧,江西
 南丰人,康熙辛丑进士;雍正乙卯举人黄永年,江西广昌人;廪生廖理,江
 西南城人;生员张锦传,江西临川人;生员李灏,江西南丰人;□□黄天策,
 □□□□。
     福建巡抚、兵部右侍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赵国麟举一人:福建学习,
 雍正庚戌进士陈兆崙,浙江钱塘人。
     福建巡抚、兵部右侍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卢倬举十人:雍正壬子副榜
 贡生王士让,福建安溪人;优行廪生方鹤鸣,福建晋江人;廪生潘思光,福
 建安溪人;廪生张甄陶,福建闽县人;廪生洪世泽,福建南安人;生员王元
 芳,福建晋江人;廪生陈绳,福建闽县人;贡生陈一策,福建晋江人;廪生
 陈大琰,福建龙巖人;生员陈继善,福建闽县人。
     翰林院侍讲、提督福建学政周学健举二人:监生蔡寅斗,江南江阴人,
 不考;雍正乙卯拔贡生饶允坡,江西进贤人。
     湖南巡抚、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锺保举十人:候选县丞易宗涒,湖南湘乡
 人;生员邓献璋,湖南祁阳人;生员陈世贤,湖南祁阳人;原任湖南岳州府
 教授王文清,雍正甲辰进士;雍正壬子举人张叙,江南镇洋人;监生段梧生,
 湖南长宁人;监生钱斌,江南太仓人;拔贡生陈世龙,湖南祁阳人;雍正乙
 卯拔贡生许伯政,湖南巴陵人;监生王元,湖南华容人。
     提督湖北学政、翰林院检讨蒋蔚举一人:布衣张庚,浙江秀水人。
     山东巡抚、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岳濬举四人:山东观城县教
 谕刘玉麟,山东菏泽人,雍正丙午举人;雍正癸丑进士牛运震,山东滋阳人;
 □□举人耿贤举,山东□□人;雍正己酉拔贡生颜懋伦,山东曲阜人。
     河东总督、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王士俊举六人:河南仪封县
 知县梅枚,江西南城人,雍正辛丑进士,先考;河南卫辉府管河通判许佩璜,
 江南江都人,先考;河南孟津县教谕阎式鑛,河南祥符人;河南濬县教谕朱
 超,河南祥符人;□□举人万邦荣,河南襄城人;廪生张雄图,河南洛阳人。
     山西巡抚、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觉罗石麟举四人:山西兴县知县王祖庚,
 江南华亭人,雍正丁未进士;山西大同府教授王系,山西榆次人,雍正丁未
 进士;拔贡生张廷奏,山西榆次人;监生叶翥凤,江南荆谿人,故。
     陕西巡抚、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硕色举三人:陕西青涧县知县王起鹏,浙
 江归安人;廪生解含章,陕西韩城人;生员秦泾,陕西郃阳人。
     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提督陕西学政王兰生举一人:陆祖锡(原注:重
 保)。
     四川巡抚、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杨馝举二人:四川宜宾县知县刘暐泽,湖
 南长沙人,雍正庚戌进士;监生许儒龙,四川郫县人。
     广东巡抚、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杨永斌举六人:广东新安县知县何梦篆,
 江南江宁人,雍正癸卯进士;广东兴宁县知县施念曾,江南宣城人;原任江
 南清河县知县许遂,广东番禺人,康熙丙子举人,驳;雍正壬子举人锺狮,
 广东番禺人;拔贡生劳孝舆,广东南海人;康熙庚子举人车腾芳,广东番禺
 人。
     广西巡抚、兵部右侍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金鋐举二人:广西永福县知
 县吴王坦,江南华亭人,雍正癸卯进士;廪生袁枚,浙江仁和人。
     户部尚书、总理陕西巡抚事史贻直举一人:廪生田荃,陕西富平人。
     兵部右侍郎、署理湖北巡抚事吴应棻举四人:雍正癸丑进士沈澜,浙江
 乌程人;雍正乙癸(癸字误,当为巳,或卯——引者)拔贡生毛一骢,湖北
 东湖人;监生南昌龄,湖北蕲水人;雍正壬子顺天副榜贡生迮云龙,江南吴
 江人。

十月五日,考取博学鸿词特科之十五人引见授官。
据《高宗实録》卷二八乾隆元年十月乙丑条记:
     引见考取博学鸿词刘纶等十五员。得旨:刘纶、潘安礼、诸锦、于振、
 杭世骏,倶著授为翰林院编修。陈兆崙、刘玉麟、夏之蓉、周长发、程恂,
 倶著授为翰林院检讨。杨度汪、沈廷芳、汪士鍠、陈士璠、齐召南,倶著授
 为翰林院庶吉士。

十一月三十日,官修《三礼义疏》之《纂修条例》拟定。
据《高宗实録》卷三一乾隆元年十一月己未条记:
     《三礼》馆总裁大学士鄂尔泰等奏《拟定纂修三礼条例》:一曰正义,乃
 直诂经义,确然无疑者。二曰辨正,乃後儒驳正旧说,至当不易者。三曰通
 论,或以本节本句,参证他篇,比类以测义;或引他经,与此经互相发明。
 四曰餘论,虽非正解,而依附经义,於事物之理有所发明,如程子《易传》、
 胡氏《春秋传》之类。五曰存疑,各持一说,义皆可通,不宜偏废。六曰存
 異,如《易》之取象,《诗》之比兴,後儒务为新奇,而可欺惑愚众者,存而
 驳之,使学者不迷於所从。然後别加案语,遵《折衷》、《彚纂》之例,庶几
 经之大义,开卷了然,而又可旁推交通,以曲尽其义类。得旨:此所定六类,
 斟酌允当,著照所奏行。
   案:据方苞《方苞集集外文》卷二《拟定纂修三礼条例劄子》,鄂尔泰等所上奏文,繫方苞拟稿。

《三礼》馆副总裁方苞,就所开《三礼书目》徵询詹事府詹事李绂意见。李绂复书方苞,建议辑钞《永乐大典》中有关《三礼》诸书。
据李绂《穆堂初稿》卷四十三《答方阁学问三礼书目》云:
     今国家欲崇重经学,务必用朱子贡举私议之法,而後人知穷经。而宋、
 元以前解经之书,自科举俗学既行,其书置之无用,渐就销亡。如荆公《周
 礼义》,徐健庵先生悬千金购之而不可得。现在尚存什之二三者,惟《永乐大
 典》一书。此书现存翰林院,儘可采用。礼局初开,謄录生监与供事书吏,
 一无所事。若令纂修等官,於《永乐大典》中检出关繫《三礼》之书,逐一
 钞写,各以类从,重加编次,两月即可钞完,一月即可编定。不过三阅月,
 而宋、元以前《三礼》逸书,复见於天下。其功之大,当与编纂《三礼》等。
 在总裁诸公,不过一开口派令办理,无奏请之烦,无心力之费,固无所可惮
 而不为者也。《永乐大典》二万八千八百餘卷,余所阅者,尚未及千。然宋、
 元《三礼》义疏,如唐成伯瑜《礼记外传》,宋王荆公《周礼义》,易祓《周
 礼总义》,王昭禹《周礼详解》,毛应龙《周礼集传》,项安世《周礼家说》,
 郑宗颜《周礼新讲义》,今世所逸之书咸在,而郑锷、欧阳谦之等诸名家之说,
 附见者尤多。择其精义,集为成书,岂不胜於购求世俗讲章之一无可采者哉!
 其事简,其功大,敢以此为礼局献焉。

十二月二十五日,清廷增补詹事府詹事李绂为《三礼》馆副总裁。
据《高宗实録》卷三三乾隆元年十二月甲申条记:
     命詹事李绂,充《三礼》馆副总裁。

李绂致书《三礼》馆臣,讨论纂修事宜。
据李绂《穆堂别稿》卷三十四《与同馆论纂修三礼事宜书》记:
     愚经术浅薄,《三礼》尤疏,荷蒙皇上特恩,得附于总裁之末,不敢不竭
 愚诚。今开局伊始,纂修大意,敢妄陈之。一、《三礼》並修,不宜有所轩轾。……
 一、《三礼》以註疏为主,一切章段故实,非有大碍于理者,悉宜遵郑註、孔
 疏。……一、《三礼》之书,以礼文为主,泛论义理之说,不必过于採摭。

福建归化建四贤祠成,以纪念杨时、罗从彦、李侗、朱熹。雷鋐应约撰文,表彰四先生学行,颇及一时理学不振。
据雷鋐《经笥堂文钞》卷上《归化县四贤祠记》记:
     雍正癸丑冬,邑绅士谓,道南一脈,肇自龟山,而豫章、延平继之,至
 朱子集厥大成。吾邑既为杨、罗二先生之乡,延平与朱子又尝往来斯地,尚
 有遗跡,盍祠以合祀焉。爰醵金鸠工,即建於峨眉学址。八阅月而落成,规
 制整备,正寝之外,讲堂、书舍悉具,縻白金千两有奇。乾隆元年,孝廉杨
 君岳、李君镐、黄君虞夏、罗君苍在京师,属鋐为之记。鋐窃谓……四先生
 之出处、进退虽不一,而道靡不同。今士人囿於科举之业,语及明体达用,
 渺不相入。以此而思入四先生之门,不几适越而北辕,航断港绝潢而望至於
 海也哉!

李绂致书《三礼》馆馆臣,讨论纂修凡例之未尽妥善处。
据《穆堂别稿》卷三十四《与同馆论修三礼凡例书》记:
     旬日以来,阅所纂《礼记》,亦倶妥适。惟辨正与存異、存疑分别不甚清
 楚,入存異者似可入存疑,入存疑者似又可入存異,而辨正中语所辨者,多
 即是所存之異与疑。既辨于前,又存于後,殊觉未安。故甘端恪原批,谓辨
 正一条,当列存異、存疑之後。而纂修诸君子又谓,原定凡例次序,辨正在
 前,今难更改。……又通论、餘论二条之後,今复加以总论,亦似未安。……
 昨与同馆诸君商之,而彼以所纂将定,难于更张为辞。然修书在一时,而奉
 勅纂修之书,将以传之万世,恐不当惮烦而不求其至当,使後来有遗议也。

李绂致书《三礼》馆臣,推荐朱稻孙入馆修书。
据《穆堂别稿》卷三十四《与同馆论徵取三礼註解书》记:
     《三礼》馆送到甘冢宰阅过《礼记》七十五卷,今倶重阅一遍。原批妥
 者十之七,倶仍之,未妥者十之三,以意更定之。其有原批虽妥,止作商量
 语未断定者,今亦以意酌定之。……查浙江藏书之家,惟故检讨朱讳彝尊藏
 书最多。某从前与修《春秋》时,请总裁太仓王公将其孙名稻孙者,奏令入
 馆纂修,即令将所有《春秋》各家註解带来,共得一百二十七种,遂不待别
 有徵求而採集大备。今馆中出有纂修官阙,若仍用此法,将朱稻孙奏请入馆,
 即令将所有《三礼》各家註解带来,则所少之书十得七八矣。闻其人贫甚,
 应令地方官资送,岁内行文,限新年正二月徵到。

冬,汪绂致书江永,询问所著《礼书纲目》大旨,以“振兴末俗”共勉。
据汪绂《双池文集》卷之三《与江慎脩书》记:
 闻慎脩名,绂虽未挹芝眉,而私心不胜渴慕,欲猝然而晋谒,又恐无因至
 前,虑无按劒之视,故敢以书达。夫俗士之敝於辞章久矣,竆经皓首,初何
 当於身心;苦志青氊,实营心於利达。是以圣贤之书,若明若晦;先王之礼,
 名存实亡,几谁克起而振之者?顾振之亦难言矣,必名在天下,而後足以振
 兴乎天下;名在一国,而後足以振兴乎一国;名在一邑一乡,而後足以振兴
 乎一邑一乡。尤必其赀财显达,足以副之,而後乃得名当世,不则谁为和之,
 孰令听之?今之列当道者既多,靡靡以从俗矣,而必曰附骥尾以彰厥名,或
 亦志士之所不屑欤?绂诚谫劣无似,而猥闻乡闾聚语,所讥评为道学骨董者,
 则以绂与慎脩並指,时用自愧。独是愤俗学之支离,鄙词章之靡蔓,在慎脩
 亦会有同志,庶几世无圣人不应在弟子之列者。然而,名不列於青衿,家无
 馀於担石,则虽有愤时疾俗之志,亦徒为梦寐予怀。抑思夫善与人同,何必
 在我?慎脩著作之富,夫亦既足使当世信而从之,苟慎脩能振兴末俗,一挽
 支离靡蔓之狂澜,则振之在慎脩,犹在绂也。侧闻《三礼合参》之著,绂未
 得睹其书,然礼家言人人殊,窃愿一闻大指。《周礼》一书,真伪之聚讼纷纭
 矣,其果真邪伪邪?《周礼》阙冬官,而俞廷椿、丘吉甫诸人,每欲割五官
 以补之,其果阙邪否邪?《仪礼》在昔人谓有五疑,昌黎病其难读,而朱子
 独看得有绪,由今观之,其孰是孰非欤?《戴记》醇驳相杂,互有龃龉,自
 《学》、《庸》而外,何者为纯而无弊邪?《记》之註疏,多附纬书,而今则
 遵用陈註;又吴草庐亦有註,其皆有可取邪?抑他家亦各有所长欤?凡此数
 端,急当为俗士辨之,毋使操戈入室;明先王之精意,俾当世可训行。振兴
 末俗,宜无大於此者,慎脩其必有定见矣。又闻此书未经付梓,而别有《四
 书名物考》之刻。夫名物之考,务博洽耳,於礼经孰缓孰急?而顾先以此问
 世,不几扬末学之波欤?抑或者以斯世所不尚,而强聒之,不如以斯世所共
 尚者,而婉导之,在慎脩自有挽末流而返之身心者寓乎其中,而先以此为之
 兆欤?绂与慎脩未有生平之交,而为是哓哓之问,毋亦唐突过甚?然苟同方
 同术,何不可引为知己,況迩在乡井閒乎?慎脩不鄙斯言,其必当有以示我。
   案:据余龙光《双池先生年谱》卷之二,“乾隆元年丙辰四十五岁”条称:“冬还里,始作书与江慎修先生。”故繫此文於此。

是年,全祖望以翰林院庶吉士在京,与李绂共钞《永乐大典》。
据全祖望《鲒埼亭集外编》卷十七《钞永乐大典记》载:
     明成祖敕胡广、解缙、王洪等纂修《永乐大典》,……我世祖章皇帝万几
 之餘,尝以是书充览,乃知其正本尚在乾清宫中,顾莫能得见者。及《圣祖
 仁皇帝实录》成,词臣屏当皇史宬书架,则副本在焉,因移貯翰林院,然终
 无过而问之者。前侍郎李公在书局,始借观之,於是予亦得寓目焉。……因
 与公定为课,取所流传於世者,概置之,即近世所无,而不关大义者亦不录,
 但钞其所欲见而不可得者。……会逢今上纂修《三礼》,予始语总裁桐城方公,
 钞其《三礼》之不传者,惜乎其阙几二千册。予尝欲奏之今上,发宫中正本
 以补足之,而未遂也。

官修《明史》刊刻将竣,全祖望六度致书史馆,提出商榷。
据董秉纯辑《全谢山年谱》乾隆元年、三十二岁条记:
     时方开《明史》馆,先生为书六通移之。其第一、第二专论艺文一门,
 见先生不轻读古人书。又谓本代之书,必略及其大意,始有係于一代事故、
 典则、风会,而不仅书目。其论尤伟。第三、第四专论表,而於外蕃、属国
 变乱,瞭如指掌,真经国之才也。第五、第六专言隐逸、忠义两列传,所以
 培世教、养人心,而扶宇宙之元气,不但史法之精也。
又据全祖望《鲒埼亭集外编》卷四十二《移明史馆帖子一》记:
     横云山人撰《明艺文志稿》,专收有明一代之书,其简净似为可喜。然古
 人於艺文一门,必综彙历代所有,不以重複繁冗为嫌者,盖古今四部之存亡
 所由见焉。……考《明史·艺文》原志,出自黄徵君俞邰。虽变旧史之例,
 而於辽、金、元诸卷帙,犹仿《宋》、《隋》二志之例,附书於後。南宋书籍
 之未登於史者,亦备列焉。横云山人又从而去之,而益简矣。今文渊阁前後
 所修书目具在,所当疏通证明,匡谬补遗之处,此固秉史笔者之事。秣陵焦
 氏之书,原为国史起见,然其序谓以大内之书归之四部,而实则与二馆之目
 全不相符。又其舛戾极多,不可用也。其文渊阁之所无,而见於各家书目者,
 附录於後。此在前史诸志,固有成例。如《汉》、《唐》二志,凡为内府所本
 有,而不可以登於正史,或本无而增入者,一一注明於下,以志慎也。倘如
 横云山人所作,则此等义例,一切灭裂殆尽矣。

是年,黄宗羲孙千人至京,约请全祖望为其祖撰墓誌铭。
据全祖望《鲒埼亭集》卷十一《梨洲先生神道碑文》记:
     康熙三十四年,岁在乙亥,七月初三日,姚江黄公卒。其子百家为之《行
 略》,以求埏道之文於门生郑高州梁,而不果作。既又属之朱检讨彝尊,亦未
 就。迄今四十餘年,无墓碑。然予读《行略》中,固嗛嗛多未尽者,盖当时
 尚不免有所嫌讳也。……乾隆丙辰,千人来京师,语及先泽,为怅然者久之。
编辑:qss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未找到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