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琉璃厂书肆记


李文藻
2010-04-12 01:34:09 阅读
《南涧文集》卷上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乾隆己丑【三十四年(1769)】五月二十三日,予以谒选至京师,寓百顺胡同。九月二十五日签选广东之恩平县,十月初三日引见,二十三日领凭,十一月初七日出京。此次居京师五月余,无甚应酬,又性不喜观剧,茶园酒馆,足迹未尝至,惟日借书抄之。暇则步入琉璃厂观书,虽所买不多,而书肆之不到者寡矣。出京后,逆旅长夜不能寐,乃追忆各肆之名号,及所市书之大略记之。
  琉璃厂,因琉璃瓦窑为名,东西可二里许。
  未入厂,东门路北一铺,曰声遥堂,皆残破不完之书。予从其中买数种,适有《广东新语》,或选恩平之兆也。
  入门为嵩□堂唐氏、名盛堂李氏,皆路北。又西为带草堂郑氏、同升阁李氏,皆路南。又西而路北者,有宗圣堂曾氏、圣经堂李氏、积秀堂曾氏;路南者,有二酉堂、文锦堂、文绘堂、宝田堂、京兆堂、荣锦堂、经腴堂,皆李氏,宏文堂郑氏、英华堂徐氏、文茂堂傅氏、聚星堂曾氏、瑞云堂周氏。其先后次第,忆或不真,而在南在北,则无误也。或曰二酉堂自前明即有之,谓之老二酉。而其略有旧书者,惟京兆、积秀二家,余皆新书,而其装潢,纸不佳而册薄。
  又西而南,转沙土园,北口路南,有文粹堂金氏,肆贾谢姓,苏州人,颇深于书。予所购抄本,如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芦浦笔记》、《尘史》、《寓简》、《乾坤清气》、《滏水集》、《吕敬夫诗集》、段氏《二妙集》、《礼学汇编》、《建炎复辟记》、《贡南湖集》、《月屋漫稿》、《王光庵集》、焦氏《经籍志》之属;刻本如《长安志》、《鸡肋集》、《胡云峰集》、《黄稼翁集》、《江湖长翁集》、《唐眉山集》之属,皆于此肆。又北转至正街,为文华堂徐氏,在路南。而桥东之肆尽此矣。
  桥居厂中间,北与窑相对。桥以东街狭,多参以卖眼镜、烟筒日用杂物者;桥以西街阔,书肆外,惟古董店,及卖法帖、裱字画、雕印章、包写书禀、刻板镌碑耳。近桥左右,则补牙、补唇、补眼,及售房中之药者。遇廷试进场之日,如试笔、卷帒、墨壶、镇纸、弓棚、叠褥备列焉。
  桥西卖书者才七家,先月楼李氏,在路南,多内板书。又西为宝名堂周氏,在路北,本卖仕籍,及律例、路程记,今年忽购得果亲王府书二千余套,列架而陈之,其书装潢精丽,俱钤图记。予于此得梁寅《元史略》、《揭文安集》、《读史方舆纪要》等书,皆抄本;《自警编》半部、温公《书仪》一部,皆宋椠本;又方望溪【方苞】所著书原稿,往往有之;又有抄本《册府元龟》,及明宪宗等实录。又西为瑞锦堂,亦周氏,在路南,亦多旧书。其地即老韦之旧肆,本名鉴古堂。八年前韦氏书甚多。又郃阳人董姓,同卖法帖其中。吾友赵六吉,精于法帖,亦来此。遂客没,其榇至今未归。又西为焕文堂,亦周氏。又西为五柳居陶氏,在路北,近来始开,而旧书甚多,与文粹堂皆每年购书于苏州,载船而来。五柳多璜川吴氏藏书,嘉定钱先生【钱大昕】云:“即吴企晋【吴泰来】舍人家物也。其诸弟析产,所得书遂不能守。”又西为延庆堂刘氏,在路北,其肆贾即老韦前开鉴古堂者也,近来不能购书于江南矣。
  夏间,从内城买书数十部,每部有楝亭曹印【曹寅】,其上又有长白敷槎氏堇斋昌龄图书记,盖本曹氏而归于昌龄者。昌龄官至学士,楝亭之甥也。楝亭掌织造、盐政十余年,竭力以事铅椠;又交于朱竹垞【朱彝尊】,曝书亭之书,楝亭皆抄有副本。以予所见,如石刻铺叙宋朝《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太平寰宇记》、《春秋经传阙疑》、《三朝北盟会编》、《后汉书年表》、《崇祯长编》诸书,皆抄本;魏鹤山【魏了翁】《毛诗要义》、《楼攻媿文集》诸书,皆宋椠本,余不可尽数。韦颇晓事,而好持高价。查编修莹、李检讨铎,日游其中。数年前,予房师纪晓岚先生【纪昀】买其书,亦费数千金。书肆中之晓事者,惟五柳之陶、文粹之谢,及韦也。韦,湖州人;陶、谢,皆苏州人。其余不著何许人者,皆江西金溪人也。
  正阳门东打磨厂,亦有书肆数家,尽金溪人卖新书者也。
  内城隆福诸寺,遇会期,多有卖书者,谓之赶庙。散帙满地,往往不全,而价低。朱少卿豫堂,日使子弟物色之,积数十年,蓄数十万卷,皆由不全而至于全。盖不全者,多是人家奴婢窃出之物。其全者固在,日日待之而自至矣。吾友周书昌,遇不全者,亦好买之。书昌尝见吴才老【吴棫】《韵补》,为他人买去,怏怏不快。老韦云:“邵子湘【邵长蘅】《韵略》,已尽采之。”书昌取视之,果然。老韦又尝劝书昌读魏鹤山《古今考》,以为宋人深于经学,无过鹤山,惜其罕行于世,世多不知采用。书昌亦心折其言。韦年七十余矣,面瘦如柴,竟日奔走朝绅之门。朝绅好书者,韦一见谂其好何等书,或经济,或辞章,或掌故,能各投所好得重值,而少减辄不肯售,人亦多恨之。
  予好书几与书昌同,不及书昌能读耳。朝食后,即至厂手翻,至晡,或典衣买之。而积秀堂有杨万里、洪盘洲二集抄本,索钱三十千,庋数日仍还之,而不能释于念也。
  延庆刘,项生大瘤,人呼之刘噶哒。
  又西为博古堂李氏,在路南。
  其西为厂西门,门外无鬻书者。
编辑:qss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未找到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