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实事求是 无征不信——记院重大课题“乾嘉学派研究”


田垣
2004-09-10 16:45:02 阅读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2003年10月16日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中国传统学术,始于先秦诸子百家争鸣,其后则有两汉经学、魏晋玄学、隋唐佛学、宋明理学、清代朴学,代代相承,源远流长。由我院历史所所长陈祖武主持的院重大课题“乾嘉学派研究”,就是对清代朴学这一学术现象的纵深研究。    

  清代朴学,亦称“汉学”或“考据学”,因其盛行于清代乾隆、嘉庆两朝,好尚相同,自成体系,又称为“乾嘉学派”。乾嘉学派重视考据、训诂,学风平实、严谨,以经学为中心,衍及文字音韵、名物训诂、史籍考订、方舆地志、天文历算、金石乐律等各个方面,通过校勘辑佚古代文献,对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学术进行了系统的整理与总结,业绩卓著,超越既往,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传承,做出了重要贡献。多年潜心研究清代学术史的陈祖武认为,由于乾嘉学派在中国学术史上所具有重要的地位,所以对该学派的研究,自清末以来一直为学术界所重视,是中国学术史尤其清代学术史的重要课题。但自20世纪60年代中期之后,乾嘉学派研究在内地一度沉寂。港台地区学者的有关研究虽然未有间断,然而势单力薄,未能形成气候。80年代初,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时代潮流中,乾嘉学派研究逐渐兴起。90年代,随着海峡两岸学术交流日趋频繁,相互推动,乾嘉学派与乾嘉学术研究逐渐演变为我国历史学的一个前沿性课题。    

  随着研究的深入,文献的整理和研究亟待跟上。有鉴于此,为使乾嘉学派研究坚实地向纵深推进,课题组拟定第一阶段的研究,即从学术文献采集与梳理入手,通过艰苦细致的工作,首先编订一部可资信据的《乾嘉学术编年》,“为今后的研究做些铺路工作”。《编年》以资料史编年的形式,将乾隆元年(公元1736年)至道光十九年(公元1839年)之重要学术史实,诸如清廷及地方政府有关之举措、学者之代表著述及重要往来、世家及流派之传衍、中外学术交流等,一一著录。    

  目前,《乾嘉学术编年》已经基本完成。笔者有幸先睹为快,翻阅了部分手稿。看到该书体例上确有可道之处———一事一目,以至少一条原始资料佐证,用文献再现历史的真相。纲举目张,一目了然。可以说,《乾嘉学术编年》不仅是清代学术史研究的重大成果,而且为相关诸多研究的进一步深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与此同时,课题组成员陆续进入第二阶段的专题研究,并有相当突破。专题研究的题目主要有:“乾嘉学派的形成”、“乾嘉地域学术与学派分野”、“《四库全书》与乾嘉学术的鼎盛”、“扬州诸儒及其对乾嘉学术的总结”、“几个重要的乾嘉学术世家”、“汉宋学术之争与乾嘉学派的衰微”、“今文经学的复兴”和“乾嘉学派的历史地位”等。以上研究将乾嘉学派作为学术史上的一个重要学术现象来解读,通过学术史和社会史相结合,以揭示这一学术现象产生的社会和学术根源,搞清楚其历史演进过程,并对其历史地位进行实事求是的评价。    

  具体说来,专题研究的建树主要有三:一是提出并论证“乾嘉学派是一个历史发展过程”。此前学者讨论乾嘉学派,较多注意学术的地域差异,每以吴、皖分派立论,忽视了其作为一个历史过程的本质特征。90年代初,陈祖武突破旧说,将乾嘉学派看做一个历史发展的整体,愈益引起学术界重视。本课题正是对这一认识的深化。二是注重研究“地域学术及其彼此渗透”。主张打破以地域区分学派的格局,并不意味对地域学术研究的轻视。通过梳理徽州、苏州、扬州、常州及浙东学术有关文献,论证乾嘉时期地域学术之间彼此渗透,相互影响,以及不同发展阶段的历史作用,更有助于从整体上把握乾嘉学术的大局。三是深入探寻“学术世家的历史贡献”。中国古代宗法社会的基本格局,赋予地域学术和学术世家特殊的历史地位。乾嘉时期的学术世家,诸如苏州惠氏、嘉定钱氏、婺源汪氏、桐城姚氏、高邮王氏、宝应刘氏等,既融入当时的学术大局,又保有家学传统,从而构成错综复杂、姿态万千的局面。选取其中有代表性的世家学术进行专题研究,具有重要学术意义。    

  特别值得称道的是,“乾嘉学派研究”课题在学科建设和学风建设方面也进行了有益的尝试。通过整理文献,进行专题研究,以加强学科建设,培养专门人才,是中国学术的优良传统。课题组在这方面努力尝试,指导青年学者努力读书,深入钻研,使他们在完成课题的同时,养成读书的好习惯,迅速地成长起来。课题组成员林存阳博士告诉笔者,一方面,陈祖武教授以身作则,坚持优良学风,做了大量扎实细致的工作。他除了独自完成《乾嘉学术编年》二分之一以上篇幅外,还要修订甚至改写课题组其他成员承担的内容。另一方面,课题组严格要求青年学者,要求大家大量认真阅读原始资料,在课题实践中进行古文献学方面的训练。这样不仅使《乾嘉学术编年》及有关研究建立在第一手资料的坚实基础之上,而且使课题组青年学者大大提高了科研能力与学术水平。林存阳说,参加课题的青年学者都认为这一课补得非常必要。    

  乾嘉学术之所以被称为“朴学”,就是因为其文风朴实,重视实证。每考证一义,必要搜集大量相关材料,旁征博引,锲而不舍,然后得出结论。这种方法在实践中虽然难免有脱离实际、烦琐细碎之弊,但抛开其厚古薄今、舍本求末的某些极端倾向,我们是不是可以从中得到一些有益的启示呢?面对当前的浮躁风气,难道我们不应当提倡一点“实事求是”、“无征不信”的乾嘉学风吗?这或许就是“乾嘉学派研究”在学术探索、学科建设和端正学风三个方面给我们的启示。
编辑:qss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清史研究一奇葩:《乾嘉学派研究》 (12/12/2007 17:48)
  • 历史所举办“乾嘉学派研究”结项报告会 (06/27/2006 22:38)
  • 乾嘉学派与乾嘉学术 (08/12/2004 15:21)

  •  
    版权所有: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