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清史研究一奇葩:《乾嘉学派研究》


卢玮
2007-12-12 17:48:40 阅读
《今日中国论坛》2007年第9期;“中华文史网”整理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清史研究一奇葩:《乾嘉学派研究》
        ——访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学部委员陈祖武

  清代乾隆、嘉庆两朝,迄于道光中叶的百余年间,经史考证,朴学大兴,在学术上因之而有乾嘉学派之谓。
  乾嘉学派作为清代的一个学术流派, 在18、19世纪的学术舞台中成为一道亮丽的人文风景,对后来的学术交流与创新产生了深远影响。它汇集学者之多,风格之独特,编纂文献之浩瀚,在清代文化历史中独无仅有。“学术随世运变化”,乾嘉学派其形成、发展、演变的历史过程盘根错节,跌宕起伏。而准确地梳理、归纳和整理这一历史文化遗产,是一个艰辛而繁浩的创造性劳动。陈祖武从爬梳文献入手,鞭辟入里,以严谨、求实、创新的治学精神,遵循科学发展观,使得清代学术这一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得以整理、更新,成为清史研究中的又一绚丽奇葩。
  上世纪80年代末,陈祖武开始潜心乾嘉学派研究,至90年代中,兼得数位同仁相辅。2000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将《乾嘉学派研究》作为该所重点选题,2001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学科片专家评审委员会将此课题列为该院“十五”计划期间重大研究项目。在陈祖武主持下,课题组先期完成90万字资料编著《乾嘉学术编年》,尔后完成49万字学术专著《乾嘉学派研究》。
  《乾嘉学派研究》系统地对乾嘉学派的起源、发展、演变作了清晰而准确的勾画和阐释。其流派继承了前人经学考据训诂的方法,治学以“经学致用”为主,学风严谨实用。这一训诂治经方法论,为清初顾炎武倡导,乾隆中叶经阎若璩、胡渭等推阐,至卢见曾、惠栋、沈大成、戴震、钱大昕、段玉裁以及王念孙、王引之父子继承和发扬到极盛。它除了在音韵、文字、训诂以及古籍文献的校勘、辑佚、辨伪方面,还在金石、地理、天文、历法、数学、典章制度的考究等方面作了较大贡献。
  清初汉学兴起之时,顾炎武开始关注社会现实,主张以经世致用的经学取代程朱理学。
  到阎若璩、惠栋、卢见曾、沈大成等人,他们逐渐远离现实,至段玉裁、王念孙、王引之父子后,渐渐成为了一个以考据为特色的学派。其历史原因是清廷为维护其封建专制而实行一系列文字狱有关,顺治十四年科场案、康熙时明史案、南山集案株杀无数,甚至殃及枯骨。
  到雍正、乾隆间,有堪已往,文人墨客动辄身首异处。在这种残酷险恶的历史风浪中,只有埋头考据,不问政治,才能安身立命。后由于清廷对经学的提倡和褒扬,全国陆续建立了一些有名书院,考据学才有了一块生长发展之所,以至朴学大兴,可谓“流风所被、历久不绝”。
  《乾嘉学派研究》中对人物特色及学术成就,以人文关怀和历史理性的阐扬,用词生动准确、语言洗炼、夹叙夹议,褒砭中肯。写阎若璩历次科场失意,恃才傲物,喜周旋于权贵之间,又是寄人篱下之客,追名逐利,不甘寂寞,康熙南巡,未能召见,绝望中传来皇子胤禛请他进宫消息,此时已患病在床,他还是以求最后一搏,可一去竟不复还,如同“范进中举”般的悲怆、凄切!备受穷愁孤贫并卓然成家的汪中;贫困彷徨的举业叛逆吴敬梓;怀才不遇、仕途坎坷、厄运迭起的崔述;无依无靠、茕然一身的姚世钰;才华横溢、贫病多愁的厉鹗等,他们困顿纷忧的人生历程,读后增添一份沉重与吁嗟!对科场未仕惠栋、焦循及仕途失意的“浙东学术”代表全祖望;获取功名三年后去世的戴震;贾而好儒、乐善好施的扬州马曰琯、马曰璐兄弟;“学而优则仕”的毕沅、卢见曾、钱大昕、王昶、汪辉祖、唐鉴、赵翼、庄存与;仕宦世家王念孙、王引之父子;学坛盟主、封疆大吏阮元;地位显赫而晚节不保方苞;承先启后发扬光大乾嘉学术孔广森、张惠言、庄述祖;高呼“六经皆史”章学诚等人物的学术生涯概述和议论、评价和推介,中肯而准确。
  人物阐述详略得当,引经据典,相辅相成。“高宗初政,恪遵其父祖遗规,尊崇朱子,提倡理学”,后渐渐否定朱熹而崇奖经学,对乾嘉学派的开端与形成娓娓道来。地方大吏卢见曾,对乾隆学术的兴起和发展起了有力推进。他一生为官,勤于吏治,广建书院,究心于《易》,扶持惠栋、沈起元、朱彝尊等,刊刻《雅雨堂藏书》,对他的概述相当详尽。再到全祖望“浙东学术”形成和演进;戴震科场不利而献身《四库全书》编纂,著述《孟子字义疏证》;毕沅的学术造诣,辑刻《经训堂丛书》、《续资治通鉴》、《史籍考》等;阮元在诸多学术领域的成就,具体而全面。尤其对乾嘉学术后期人物章学诚用笔最多,当举世沉溺于训诂、音韵、考据之中,章学诚力倡“六经皆史”,旨在挽救当时学术风气,而直至近代,人们才逐渐接受《文史通义》所蕴含的思想。“可以说《文史通义》是章学诚一部经世之书,它以卓立于主流学派之外的姿态,发自肺腑之言,于时风流弊的针砭,谋求学术革新发展之路”。而章学诚在那个时代却得不到认同,这是他的无限悲辛!在对姚世钰、厉鹗的概述则较为简略,对桐城派(除方苞外)其他人物则是一笔带过。至此,“乾嘉学派肇始于惠栋,经戴震加以发展,至焦循、阮元而总结,方才走完其历史道路”。
  陈祖武在最后反思晚清70年学术时, 论到康乾盛世已是历史陈迹,至嘉庆以后,王朝衰象毕露,“日之将夕、悲风骤至”,江河日下,不可逆转。“我劝天公重抖擞”经世救世龚自珍;“以经术为治术”、“师夷长技以制夷”魏源;“同治中兴第一功臣”曾国藩;洋务运动李鸿章、张之洞;维新变法梁启超,亦对上述人物的思想作了推阐和总结。钱宾四在《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指出:“学术流变,与时消息”,乾嘉时期,经史考据、声音训诂,为朝野学术主流,这是清廷政治高压对学术发展的严重桎梏。王国维说:“国初之学大,乾嘉之学精,而道咸以来之学新”。这里的“新”就是晚清“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自我更新。            
  《乾嘉学派研究》全面归纳总结整理了乾嘉时期一百余年学术著作典籍,并用大量浩淼的历史资料加以浸润和渗透,使之准确充实无误。“二十年磨一剑”,足显陈祖武之专致与执著。而时下我们一些人对历史,尤其是对历史文献不好阅读与关注,市场经济社会日趋信息化,以致于心气日益浮躁,对历史解构和思辨日益下降,这是对历史的漠然,然而没有历史之借鉴,何有今日之发展。
编辑:qss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历史所举办“乾嘉学派研究”结项报告会 (06/27/2006 22:38)
  • 实事求是 无征不信——记院重大课题“乾嘉学派研究” (09/10/2004 16:45)
  • 乾嘉学派与乾嘉学术 (08/12/2004 15:21)

  •  
    版权所有: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