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太过仓促以致无法批评”


乔纳森
2008-02-15 10:12:42 阅读
《南方都市报》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山口久和先生在《章学诚的知识论》(王标译,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12月第一版)一书中曾讲道:“倪德卫教授的《章学诚的生平与思想》,恕我用一种失礼的说法来说,这是从学习汉字开始的西方学者难得能够读懂了绝非易懂的章学诚文章的论著,令我感慨不已。……但是,我通读了论著的大部分之后,不能不有些朴素的疑问。章学诚思想的核心究竟是什么?倪德卫是如何来把握的?……倪德卫似乎并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第10页)以日本人的说话方式来衡量,这几乎算是严厉的批评了。不过,思辨力极强的山口先生至少得承认,倪德卫的读解能力是具相当水平的,要不然,他写的这本书也不会获得1967年的法国儒莲奖了。当然,倪德卫考证方面的失误,余英时先生在《论戴震与章学诚》中也曾指出过一些。

  2002年,杨立华先生翻译的《章学诚的生平与思想》由台湾唐山出版社出版,五年之后,内地版问世,书名改为《章学诚的生平及其思想》(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年10月第一版)。我没跟台湾的版本对照,不知译文是否修订过,从眼下的情形看,恐怕没修订罢,否则一些明显的讹误原本应该得到厘正的。从整体上说,译文颇忠实,尤其引文还原做得很好自然也不无疏漏,如199页引《碑传集补》(书中误作“《碑传记补》”)便未还原。

  说到还原,在引文之外,人名、书名的还原也很考功夫,这方面,《章学诚的生平及其思想》有个别失误处。比如,袁枚号简斋,第99页注误作“袁潜斋”;学者雷海宗,第226页误作“雷海中”;李慈铭的日记叫《郇学斋日记》,第227页误作“《训学斋日记》”;《章实斋年谱补正》作者为吴孝琳,第227、229页误作“吴晓玲”(第241页作吴孝琳,不误,不知何故);《邵二云年谱》作者为黄云眉,第232页误作“黄陨眉”。

  翻译上的错误难于一一列举,在此只以《导论》中的几处为例来讲讲。

  例一:“那些通过科举考试获得职位的汉族官员在太过仓促以致无法批评满族同僚时相互包庇。”(第5页)原文写的是:the Chinese officials,who tended to be those who gained their positions by passing the examinations,to cover up for one another while being too ready to criticize their Manchu colleagues。译者把句中的too ready to当成是“too … to”句型了,所以就出现了“太过……以致无法”的译文,然而实际上,too ready to这个搭配不属于“too … to”句型,它的意思是“总是要……;特别容易……”。在这句里,讲的就是汉族官员总是要批评满族同僚。

  例二:“正如我们将会在章学诚本人的历史哲学和学术思想中看到的那样,朝廷对党争的批评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参照。”(第5-6页)此话不通。原文为:The imperial malediction on factions has a more than curious parallel, as we shall see, in Chang’s own philosophy of history and learning。这句的意思是说:我们在下文中将会看到,章学诚的历史哲学和学术思想里有着跟朝廷对党争的否定态度极耐人寻味的相似点。

  例三:“尽管通俗文学不受尊重,仍有学者为了钱而写作这类东西,而学者们为此收到的钱也比他们写礼节性的文字来得多。”(第6页)表面上看,这句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原作者要说的却不是这个意思。原文为:Though popular literature was not respectable,it was nonetheless writtennormally anonymouslyby scholars for money;scholars received money,too, for much of their polite writing。意思是:尽管通俗文学不受尊重,但仍有学者为了钱写这类东西(通常是匿名);写礼节性的文字,多数也有钱收。

  此外,让人困惑不解的是,书末的《参考文献》部分遭到大量删节,不仅作者的按语屡屡被删,甚至个别作者的名字都漏了,最显著的例子是吴孝琳的《章实斋年谱补正》和内藤虎次郎的《章实斋先生年谱》。至于其他方面的情形,就“太过仓促以致无法批评”了。
编辑:qss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未找到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