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明清之际的探索——恭贺何龄修先生八十华诞学术研讨会”综述


杨海英
2013-11-19 15:50:53 阅读
“清史学科网站”首发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2013年10月2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清史室在1046会议室举办了“明清之际的探索——恭贺何龄修先生八十华诞学术研讨会”。会议由主任吴伯娅主持,参会诸好友、学生、同事,围绕“明清之际的探索”这个中心,从不同角度对何龄修先生的学术生涯和成就进行了回顾与总结。
  有关何龄修的人品和文品。称何为“师兄”的研究员郭松义第一个发言,回顾在清史室的同仁往事,尤当主任王戎笙访美期间,何、郭搭档主持、推动研究室工作的历程,还特别提到几项值得铭记的工作:在杨向老的领导下,与研究室同仁联合中华书局一起创办《清史论丛》、《清史研究通讯》并出版《清史资料》(共七辑),这三项具有开创意义的举措,对推动大陆清史学科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原所长陈祖武承此话题,强调《清史论丛》之所以能办得好、办到现在,何先生功不可没;并回忆自己当年在《清史论丛》和《清史人物传稿》上发稿,每一篇文章都蒙何先生逐字逐句地把关。谈及研究生听课的经历,认为何先生等老专家,为历史所立下了一个很好的传统:这样的传帮带能使年轻学者成长较快。院报老主编李尚英盛赞何先生的研究“贯彻了以史为鉴、古为今用的原则,为弘扬民族精神做出了贡献。”作为外地嘉宾,特意赶来参会的辽宁省社科院研究员张玉兴现身说法,回忆向何先生拜师问学二三十年从未间断的情分,体现了一个关心后学的真正学者的风范,这也与其再三致意培养民族精神、明确责任担当的大节大义相呼应。原明史室主任商传回忆进所之初,何先生向他表示“你要想听什么课,凡在历史所范围内的每一位老师,我都可以帮你安排”以及荣退纪念会上何先生的赞许及“外鹜太多”之评,反映了对年轻人的爱护,“我向我的老师表示敬意!”室里老同事赫治清研究员说:“何先生的学术成就是公认的,不仅对清史学科、清史室,也对历史所的建设作出了很大贡献,他还是我在天地会研究上的第一指路人。”为配合杨向老提出的培养人才,分兵把口,何龄修做了很多筹划,包括“《清史研究》的前身即《清史研究通讯》,从开始的油印本,到取得正式刊号的出版物,后因经费困难,才由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接过去承办”的典故。李世愉研究员说,何是商(鸿逵)先生两大得意弟子之一,虽私交不多,但早已知道并尊敬有加,用五个“非常热爱”来概括其为人:“一个非常热爱史学研究,非常热爱历史所,非常热爱清史室,非常热爱专业,非常热爱每一位同事的好人”;“当然他也爱提意见,可能也会给领导提意见,可能也不爱听,但他是一个真正正直的读书人、知识分子。”编审许敏等老同志也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回应了这一点。
  有关何龄修的学术特点和风格。姚念慈教授重点评价了其学术深刻性所蕴含的启迪:明清之际的事件人物、清史学的发展和明清戏曲史是何龄修的三大兴趣,而用力最深、可称绝学及“何先生之所以成为何先生的根本”则是第一项:即以自己独到的研究为基础,在准确评价前人研究的基础上,继承并超越前辈学者,无论是有关清廷杀死明太子的研究,还是清廷巩固其统治的策略,如对待复明人士的处理方式及清初满汉民族斗争的互相渗透中蕴含着超越狭隘种族认同的潜在动向,都是其研究复明运动深刻性的标志性例子。不仅可加深我们对清政权本质的认识,也为判断清王朝的政治特征、明清社会矛盾的转化及其阶段性提供了历史依据,表现出一个历史学家应有的宽广襟怀。陈智超研究员谈到:“何先生经常讲具体研究,但不局限于具体,而是提高到理论性的整体高度。还有一点大家可能不太了解,就是他看的东西很多,吸纳很广,不仅研究明清,而宋、隋、唐等前代的东西也看,所以他研究一个具体的问题,才能站在很高的高度,具有广阔的视野。”商传研究员也说在继承前辈学者如孟森等学术的基础上,何先生“能够通过一个人写个大历史,是个了不起的大家。我们有一个非常优秀的传统,并非西方的那些东西才是先进的。”樊克政研究员认为何先生的学术高度与其在资料积累方面所下的功夫分不开,并总结了《五库斋清史丛稿》体现的学术风格:一是史和论的有机结合,继承前辈学者严谨治学,求真求实的优良传统,重考证而不止于考证,重理论而绝不是空论;二是专与博的有机结合,体现出五层宝塔型的知识结构:最顶尖是复明运动,其次是明清之际的社会史、文化史,第三层是清史,第四层是中国史,第五层是五库图书:经、史、子、集外加理论的结构,广泛涉猎,深入钻研,专题论文都是有广博的知识支撑的。三是学与思的有机结合,善于思考、勤于思考,故其著作具有思想魅力,尤其是写作时精神状态放松,遣词造句从容,这也非长期好学深思者所不能达到。杨珍副所长也重申何先生善于抓住研究对象的特点、重视理论并贯彻自己思想的学术风格。
  最后,科研处长楼劲谈了两点体会:一是何先生对关键细节的敏感令人佩服,历史离开了关键细节,就没法书写,也没法思考;二是文笔优美,平实中体现出来的幽默感,启发人们即使进行尖端研究,也可以达到严谨、优美的有机结合。
  何龄修先生也发言表示感谢:“各位的发言给我带来了愉快!”因时间所限,还有不少同仁没有得到发言机会,在会后举办的午宴上,大家共祝何先生健康长寿,继续畅谈。
编辑:qss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未找到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