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明清史青年论坛”第十六次学术活动纪要


李立民
2012-05-26 15:54:02 阅读
“清史学科”网站首发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明清史青年论坛”第十六次学术活动于2012年5月22日在历史所1246会议室举行,会议由清史研究室林存阳研究员主持。本次论坛的主题为“美国‘新清史’研究评介”,社会史室的汪润、邱源媛二位学者,分别从“新清史”的理论及其借鉴意义、大陆史学界对“新清史”的反思两个视角,向与会同仁做了精彩报告。杨珍副所长、李锦绣主任、陈爽副主任,以及本所明史、清史、社会史、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史学史、中外关系史、历史地理等研究室的同仁,和来自美国、台湾的学者等,共二十余人参加了本次学术活动。
  汪润首先介绍了美国“新清史”的三个基本理论:一是拥有世界历史的眼光;二是强调满族以及“非汉人”因素,反对满洲“汉化”的观点;三是强调满语等民族语言的学习与使用。这三个特点实际上就是“以满洲为中心”的视角看待清史。随后,他又分析了产生 “新清史”研究群体的三个主要原因:一是“新清史”受到了日本学术的影响;二是在美国学术界内部逐渐不满于费正清的“汉化”、“儒化”的清史史观模式;三是这批“新清史”的研究视角恰好符合了美国近三十年来中国研究的动向。那么“新清史”给了我们怎样的借鉴意义呢?汪润认为,美国的“新清史”研究扩展了清史研究的视野,有许多值得我们借鉴之处,如我们今后的研究要有更广阔的国际视野,不仅是清史研究,对其他断代的历史研究也当如此,再如要注重满族史与清史研究的结合,注重满语满文的学习与使用等。但同时也指出,“新清史”的具体研究和理论建设仍然相对匮乏,其提出的问题和理论特色天然地忽视了民间生活的层面,可以说是没有民间生活的历史。他还强调,我们不仅应选择性借鉴“新清史”中有利于学术发展的部分,而且也要摒弃其中的不足或错误。
  邱源媛则从大陆学者的研究视角,向与会同仁介绍了近些年来国内学者对新清史的反思。首先,“新清史”之“新”值得商榷。因为大陆学者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在利用满文、蒙文文献考证史实方面,均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某些学者对此并不了解,因此误认为当前大陆学者研究满族史,是受到了“新清史”的影响。其次,要重视“新清史”的相关译文。近几年来,“新清史”的迅猛发展,在国际史学界引起了巨大反响。就大陆学界来说,越来越多的学者关注到“新清史”,而欲准确无误地认识“新清史”,译文是其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虽然许多学者也发表了许多各种翻译、介绍的文章,但一些翻译文稿中则出现了很多问题,对正确了解“新清史”影响颇大,这是今后研究中尤其应当注重的。最后,关于“新清史”和传统清史的融合与对立,邱媛源认为,一方面“新清史”与传统清史研究可以有机结合,传统史学者基于“汉族中心论”的立场,却忽略了满族在清史中的地位和作用,“新清史”正是试图纠正这种认识上的偏差,他们在研究清史过程中,更注重把满洲而非汉人作为研究中心(主体),这种观点能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传统学者的研究视角,因此,在某些问题上,两者可以做到有机的结合。如以对八旗制度的研究为例,“新清史”注重从制度层面解读,过分强调了八旗子弟与非八旗子弟的隔绝,而传统清史研究者则多从民众与社会的层面加以研究。可见,在八旗制度研究的问题上,两者可互补所长。但另一方面,两者因研究取向不同,对满汉是否对立与融合等问题,还存在着诸多差异。
  随后,与会者就汪润、邱媛源在报告中所谈“新清史”的相关问题,在以下几个方面展开了讨论。
  关于“新清史”的产生,美国学者鲁大维首先澄清了美国学术界兴起的“新清史”,是相对于美国国内清史研究的学者而言的。杨珍先生则从文化差异的角度,指出“新清史”之所以会在美国产生,与美国的政治与社会密不可分,而中国学者对历史的研究与观点是受到了中国社会的诸多传统的影响,两者的差异不可避免,也就造成学术观点的分歧。
  关于“新清史”强调以满族为中心的研究观点,杨珍先生认为这种观点忽略了满汉间的融合,汉族虽然是被统治阶级,但汉族的文化被满人接受,没有中断。她认为,满人的汉化与满人所保持的民族特性是并行不背的。进而,杨先生对满文档案的研究价值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认为在以满族为中心的研究视角的影响下,“新清史”十分强调满文档案的价值,满文档案更多的体现了对历史当事人的一种思想、处境的体味,有助于发现历史背后的东西,从这个角度看其在清史研究中有一定的作用;但除了专题的研究外,不能过分强调其价值。李花子副研究员还指出,“新清史”强调的满族研究视角,实际上日本、韩国的一些学者早就持有这样的观点了,因此其所谓的“新”,有待商榷。她认为,对清史的研究不应当仅仅以满族的研究视角,还要从民族融合的角度,将之纳入整个中国历史的研究体系之中。
  关于“新清史”强调的清史研究的世界眼光问题,李锦绣研究员从历史研究的方法上,提出“新清史”强调史学研究的世界眼光,值得借鉴。中国史是多元的,不仅仅是汉族的历史,清末一些致力于西北史地研究的学者,就已经初步开启了这种研究视角。因此,对中国史的研究要树立内陆欧亚视角,这样才能使目前的史学研究得到进一步提升。
  关于“新清史”的种族意识,陈爽先生认为,学术研究当淡化种族意识,应从政治体的角度开展研究,不是民族塑造国家,而是国家塑造了民族。张宪博研究员指出,“新清史”所谓的种族意识,具有片面性。有些“新清史”研究者过分强调清统治者在边疆地区用当地的方式统治,而非汉族的统治方式,实际上这种“以夷制夷”的方式在中国历史上普遍存在,并不是清代的创举。民族融合的前提一定是制度的融合,清统治者已经继承了中国固有的传统文明。所以,“新清史”的理论体系还不完善。
  执教中国政法大学的台湾学者李典蓉女士则从地域角度,分析了大陆学者清史研究的特点。她认为东北地区学者的清史研究,较注重满语语言,多关注日本学者的研究动态。北京等地区的清史研究则具有综合性,兼顾了日本、美国学者的研究动态。她指出,老一辈学者对清史的研究能够兼顾民族学、语言学等多学科研究,因此成就较突出,这是我们现代学者应当学习和借鉴的。此外,她指出,台湾学者在清史研究中,也十分重视利用满文资料,并对满文档案做了翻译和整理;台湾学者还十分重视对原典文献的重读,认为如不能选择好的译本,会导致理论研究的错误。
  林存阳研究员在发言中指出,“新清史”强调的世界史观,实际上中国的学者早有论述,20世纪初梁启超先生就曾提出过“亚洲之中国”、“世界之中国”的主张。“新清史”强调的满洲“非汉化”的观点,也值得商榷,因为清自中叶以来,已经有许多满人不会讲满语了,甚至地方高级官员中的满人连用满文书写都成了问题,而且许多满文档案乃出自汉族官员之手,这些现象皆应予以关注。他还强调,在利用档案开展学术研究时,应当注意对满、汉两种语言所载史实的对比、考辨,而那些仅有满文记载的文献资料,在使用时也需对其真实性慎重对待。他认为,从学术理论的建构上看,“新清史”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而其不足则值得我们认真反思;“新清史”与既有清史研究模式的碰撞与观照,在客观上有助于清史研究的深化。
  近三个小时的交流与互动,使与会学者对美国“新清史”的观点和理论有了进一步了解。大家一致认为,清史研究固然需要引入西方的理论方法和观点以资借鉴,但清史研究的本土特色及其深厚的本土文化传统更不应忽视。既不盲目崇信,又不固步自封,才有助于史学的进步与发展。
编辑:qss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明清史青年论坛”第十二期简报 (12/22/2011 11:03)
  • “‘明清史青年论坛’周年庆暨第十次学术活动”纪要 (08/10/2011 00:34)
  • “明清史青年论坛”第七次学术活动简述 (03/28/2011 22:25)
  • “明清史青年论坛”第四次学术活动简述 (01/16/2011 07:33)

  •  
    版权所有: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