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明清书院文献与书院研究学术研讨会”纪要


徐到稳
2017-08-25 16:27:36 阅读
“清史学科网”首发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2017年8月10-11日,由湖南大学岳麓书院、中国社科院历史所明清史重点学科共同主办的“明清书院文献与书院研究学术研讨会”在长沙召开,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北京大学、东北师范大学、福州理工学院以及湖南大学等科研单位、高校的2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了本次会议。
  湖南大学岳麓书院邓洪波教授在开幕致辞中,简要总结了近年来古代书院研究取得的成果和进步,指出深化“明清书院文献与书院研究”这一课题的研究,以及相应的学术出版和社会宣传,对于世人了解明清书院的变迁和发展,正视当下书院复兴的现象,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要的现实意义。邓教授还介绍了他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书院文献整理与研究”的有关情况。其后中国社会科学院明史研究室主任张兆裕研究员和清史研究室主任林存阳研究员分别致辞。他们指出,近年来书院文献整理及研究取得了很大进展,其中湖南大学岳麓书院的成果非常突出,成就有目共睹。在肯定的同时,他们也对下一步书院研究的方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林存阳研究员指出,书院研究在下个阶段可考虑在“三化”上加以推进:一是“细化”,即对关于书院的专门问题、细节等进行深度探究;二是“大化”,由于书院关涉到诸多层面,因此在加强书院自身研究的同时,也应观照其与政治、社会等层面的互动研究,并着眼于地域、长时段的贯通性研究;三是“数据化”,随着网络信息的大发展、文献数据处理技术的日益成熟,以及社会多层面的需求,有必要进一步加强书院文献的数据库建设,以便于社会各界充分利用、深化相关问题的研究。其发言得到了与会学者的普遍赞同。
  研讨会共收到学术论文20余篇,涉及面广,内容丰富,大致可分为关于明代书院、关于清代书院以及关于综合三类。
  关于明代书院。张兆裕研究员以《万历初年书院整顿议微》为题,指出史书中多称万历初年张居正“毁天下书院”,其实是一次书院整顿。明王国光《司铨奏草》中的相关资料可以展示这次书院整顿中更多的内容,纠正过去一些不准确和不全面的认识。陈时龙提交的《明代书院志考》《明代书院志续考》两文,以明清地方志、文集及现存书院志为主要史料,考察了约96种明人所编的书院志的记载对象、作者、卷数、编纂时间、体例,并纠正前人相关研究中存在的一些错误,以期为学界同仁呈现一个较为完备的明代书院志专题目录。宗尧以《明代书院与历史教育》为题,指出历史教育在明代书院发展的过程中始终占有重要地位,并且在王学广泛传播的情况下,明代书院的历史教育也被深深地打上了心学烙印。张金奎在《明代边地书院的产生及特点》指出,明代中后期出现的边地乃至边镇书院的产生背景与内地书院的产生背景有明显的区别,因而有其诸多特点。解扬的《邹元标的南皋书院与王学在黔中都匀的传播》,就邹元标在都匀留下的南皋书院及其学术脉络作了梳理,辨析了邹元标接续张翀在黔传播阳明学说的历史定位。赵现海的《明后期莆田士人林兆恩的绝意科举与讲学民间》,指出明后期士人绝意科举在一定程度上成为群体性的现象,显示出士人与国家关系逐渐疏离的相对趋势。罗冬阳以《李贽“至人之治”政治思想述评》为题,指出李贽的“至人之治”政治思想有着非常个人化的理想色彩,可以惊世骇俗,但仍未突破格致诚正修齐治平模式。
  关于清代书院。林存阳研究员以《钱大昕与苏州紫阳书院》为题,指出钱大昕肄业及掌教的苏州府紫阳书院是乾嘉时期考经证史学风由兴起到主流地位确立演进历程的一种体现。刘艳伟的《书院志编纂与清初官方学术指向——基于康熙朝两种白鹿洞志比对的考察》,探讨了《白鹿书院志》的编纂过程,旨在揭示影响文本形成的社会情境及隐藏在其中的个人意图,为理解书院志及书院历史书写提供一个新的思考维度。赵伟《<端溪书院志>三种述略》指出,三种《端溪书院志》的修撰属于自发行为,未见地方官员扮演的角色,其不寻常的缺位值得深思。许超杰的《传承与共构:阮元与学海堂<谷梁>学研究》,认为阮元对郑玄“《谷梁》善于经”说予以再发现与再诠释,在学海堂中培养了一批关注和研究《谷梁》的学者,这对晚清《谷梁》学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覃琳的《人物文集中的清代中晚期书院教育图景——以曾国藩等湖湘人物文集为例》,尝试梳理“中兴将相”群体之崛起与岳麓、城南书院的教育之间的关联,并反思人物文集作为一类书院文献的挖掘和利用情况。李立民的《近代书院目录的编纂特点、学术价值及其演变》指出,近代书院目录具有对传统四部分类法的突破、文献收录上西学书籍占有一席之地等编纂特点,具有体现了教育的经世致用理想、汉宋兼采不分门户的教育观念等学术价值,演变出外国教会学校图书目录、新式学校学堂目录等学校图书目录。鱼宏亮以《从书院到学堂:传统书院的近代化之路》为题,指出学堂这一概念具有两种特定指称,一为西方学校,二为科学教育之所。正是这两个特定内涵的出现,使得它成为洋务运动新式教育机构的首选名称。随着西学与洋务的普及,学堂逐渐崛起,并最终成为学制改革的主体。
  关于综合。吴四伍以《明清书院资产经营及其近代转变》为题,指出明清时期的书院、仓储与善堂在经营方式上理念相同,成绩各有千秋,共同展示了传统社会中公益组织艰难生存与艰苦发展的特定景象。徐到稳的《中国历代书院数位项目建设的必要性与可行性小议》,以书院的起源研究现状与明清地方志的相关记载所存在问题为例,指出中国历代书院数位项目建设既非常有必要,也非常可行,如中国历代人物传记资料库(CBDB)项目就是非常值得学习与合作的对象。秦博的《书院文化发言稿》指出,东林讲学的政治理念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在清代得以落实。这一吊诡的历史现象背后,是明清之际皇权保守统治与士大夫革新政治倾向的复杂博弈,而书院讲学正是其中的关键环节。
  邓洪波教授作了会议总结。他首先对本次会议的成效作了充分肯定,认为与会专家学者所宣读的研究成果都很有价值,同时也对大家就“影印本《中国书院文献集成》书前提要样条”所提的各项建议表示感谢和接受。大会最后在隆重而热烈的气氛中结束。
编辑:qss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中国礼学文化论坛暨纪念沈文倬先生诞辰10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岳麓书院成功召开 (07/22/2016 23:40)

  •  
    版权所有: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