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兼山堂记


孙奇逢
2015-08-22 11:28:40 阅读
“清史学科网站”首发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予自庚寅【顺治七年(1650)】抵苏门,督水马玉笋【马光裕】将行时,以其夏峰庄寄予,为八口之养。予与孺子辈计之,处旅人难承门户,辞之再。玉笋友谊真切,为予谋,不啻自为谋。独韵儿以为可,犹与绍开、筠清三人分任之。继而绍开、筠清皆无所用之,相继归。予丙申【顺治十三年(1656)】因颜曰“兼山堂”,蓼航【王紫绶】太史代为书也。

  予尝闻古人名其堂者多矣,王侯卿相裔孙克守其旧者有几?大凡名堂之人与守堂之人流传于千百年后者,非其堂至今在也,而当日居堂之人流风韵味,必其穷经而好古,澡身而洗心,近不厌,远有望,其不为堂辱也,斯为能荣其堂者乎!孔门弟子之箪瓢陋巷、瓮牖绳枢,堂何有也?千百世后,光彩焕然,令人仰而思,思而神魂眷恋,欲一偃卧其中不可得。而暴酷奸贪之人,台榭林园,已沦于荒烟野草,而志士仁人犹为愤焉。追恨终古,不能浣其辱,堂即坚完壮丽,果可恃以永厥居哉?

  予之居斯堂也,六载于兹矣,食于斯,寝于斯,宾朋往来于斯。花朝月夕,旧岁新年,子弟儿孙相伴而饮食寝处于其中者,无间风雨晦明也。额以“兼山”,有止而安焉之意。然故人以堂寄我,而我以此多病衰老之身,暂寄此堂,乌云兼山也。不知百年原非不拔,一日亦有安止,岂以晷之长短论乎!
予幼而读书,有尚志轩,二亲见背,有时思轩,今皆毁而不存。盖因结茅为之,一二十年之后,自不可保。予今日亦第居之、游之、歌咏之而已矣,述此以志故人之感云尔。

  丙申秋日。



        【《容城钟元孙先生文集》卷二,《三贤集》本 林存阳整理】
编辑:qss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夏峰集序 (08/18/2015 21:50)
  • 古人交序 (07/29/2015 14:03)

  •  
    版权所有: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