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学术论


(清)李富孙
2017-10-25 20:19:52 阅读
“清史学科”网站首发

中国史研究网络资源导航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古人之为学,知行并进,诵法先王之道,无不身体力行,以蕲至于道。孔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礼者,屦也,即屦而行之之谓也。曾子曰:“尊其所闻,则高明矣;行其所知,则光大矣。”故古者学校崇四术、立四教,春秋教以礼乐,冬夏教以诗书,复以六德六行而宾兴之;乡大夫、州长、党正之所考校,亦在于德行道艺。孔门四教,文行忠信,实总括三代教士之法。盖不学文,固无以明先王之道,而知其义理之所在;而不实践,则徒为佔毕记诵,而无得于道德仁义,以卓然立于凡民之上。故学既知之,必致行之,以期不逾乎圣贤之道。此三代之学术得其正,而人材所以日盛也!
  后世之学,则不然。日习乎四书六艺之文,务为寻章摘句,沉溺于训诂词章,以藉为梯荣之阶,而于古人之恉,曾无一二语体察于身心日用之间。且经义行,而上之所取者惟言,下之所求工者亦惟言。凭方寸之纸、数行之墨,以为取舍,而其人之立身行己,凡孝弟忠信、礼义廉耻诸大端,皆弃而不讲,尚何学术之有乎?!
  夫涵泳圣涯,揅穷道妙,经义之设,原欲本于躬行发为文,以觇其蕴蓄。岂知风尚日下,流弊滋深,虽口述孔孟之言,而浮辞曼衍,剽窃补缀,以侥幸弋获,豪无得于心而济于用。其畔道离经,逞为奇怪,以震炫俗目者,无论矣。试察其生平之行事,往往与古人相反。故穷而在下,无以激厉志节,或至为一切苟且之行;其达而在上,不能正谊明道,以致君而泽民。由其所志,只在利禄,以润身家而燿乡里,而于民生之利病、国家之治乱兴衰,茫无所知,甚而簠簋不谨,至荡检败名,以自致覆亡者有之。此但听其言而不观其行之过也。
  孟子曰:“今之人修其天爵,以要人爵;既得人爵,而弃其天爵。”今之所要者,并不必修其天爵,斯非由始学之不正与?唐杜君卿云:“以言取士,既已失之;考言唯华,失之愈远。”宋范文正公在仁宗朝,条列时所宜先者,以取士必先德行,不专文辞。马贵与有言:“自以科目取士,所试者词章而已,于是操觚末技,得以为荣进之路,而选贤与能之意无复存矣。”然则今之为学,当先通群经以穷其理,循五常以立其本,辨义利之途以正其趋向,祗饬廉隅以砥其名节,考镜古今之善败得失以裕其经济,则言理学而不涉迂疏,言经学而而不患灭裂,求乎身以推行之,自能尽修己治人之道。苟专务学文,而忽于践屦,必无气节事功之可言也。故诵读者毋徒竞其词华,登选者毋厪恃其文艺之末,必兼考平日之行谊,核其贤否而进退之,以有合于古族闾州党之法,则人人皆知崇实学、敦实行,明体达用,学术由此而正,士习由此而端,人材亦由此而日盛。为硕儒,可为名臣,于以备天下国家之用,必能正己正物,以比于伊傅周召之勖,而辅世导民,庶无负于圣贤之学哉!

                     【《校经庼文稿》卷九 林存阳整理】
编辑:qss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竹枝词之史料价值值得开掘——《清代北京竹枝词》史料新识 (10/12/2016 15:15)
  • 正人心论 (01/16/2015 02:42)
  • 王戎笙:学如积薪 创新不止 (12/30/2014 16:33)
  • 学术的品性 (04/18/2014 00:30)

  •  
    版权所有:清史